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JP摩根健康产业大会上,医药大佬们都谈了什么?

编辑说:J.P.摩根健康产业大会(J.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是全球生命科学领域规模最大的医疗投资研讨会,于每年1月初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作为业内公认的规格最高的年度盛会,相信每位医疗行业人士都希望到现场看看医药大佬们的未来计划,那么各医药企业CEO对投资者们都谈些什么呢?

来源:米内网原创   2018-01-15 09:30J.P.摩根健康产业大会知行

J.P.摩根健康产业大会(J.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是全球生命科学领域规模最大的医疗投资研讨会,于每年1月初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作为业内公认的规格最高的年度盛会,相信每位医疗行业人士都希望到现场看看医药大佬们的未来计划,那么各医药企业CEO对投资者们都谈些什么呢?

微信图片_20180115092634.jpg

默克

Ken Frazier:“不用担心药价压力”

2.jpg

在今年1月8 -11日的JP会议中,默克(Merck)CEO Ken Frazier提到,2018年药物定价方面不会面临更大的压力,药价方面不会变得更糟。“当我们持续面临递增的药价压力时,我没有看到来自于公众代理机构或私人买家的抱怨,也没有一丝来自于他们的明显压力的增加”,Frazier在采访中说到,没有迹象表明2018年药物定价方面会受到来自买家与政府的压力。另一件使默克感到轻松的便是宽松的税收政策,但Frazier表示这并不会改变公司的资金分配策略。

当问到默克在未来企业并购潮流中的稳固度时,Frazier相信并购是正确的选择,但默克持谨慎的态度“我们的策略是会继续将精力集中于创新,而不是并购。”

礼来

David Ricks:“药价还有压力,我们还要做更多”

3.jpg

礼来(Eli Lilly)CEO David Ricks对现阶段药企的定价压力持保守态度,他认为药企应该直面外界对药价的批评,反之则会产生不必要的后果。

在一次炉边闲谈中,他对新任的FDA局长Scott Gottlieb关于鼓励竞争的政策十分赞同,说到“当局者理解了投入与创新回报之间复杂、脆弱的平衡”,透明化的研发投入使得药价更为明确。当提及药企对科学的贡献时,Ricks认为贡献很大但做得还不够多,“我认为我们已经做了些好的事情但还不够,药企并不只是说说而不做实事的。我们需要做更多,不然人们会帮我们做。2018年就是最好的行动时间。”

简单来说,Ricks认为2018年药价压力不小的原因有:当局者对药价的理解增加,以及人们对昂贵药物的反对。当被问及采取什么措施时,Ricks提出两点建议:一是药企以药物价值为基础制定价格,二是对患者实行返款的方法。

百时美施贵宝

Giovanni Caforio:“未来仍会显著增长”

4.jpg

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的CEO Giovanni Caforio经常会被投资者问起,未来抗凝剂Eliquis的销售额还会增加多少?在这次的JP摩根大会上,Caforio告诉投资者“未来仍会显著增长”。

Eliquis是由百时美施贵宝和辉瑞共同开发的抗凝剂,与其他下一代抗凝剂一样,一上市就快速抢占着warfarin的市场份额,但到目前为止也只占了55%。在Caforio看来,Eliquis就是下一代抗凝剂的领头羊,“还有明显的增加机会”。Caforio认为Eliquis的增长速度肯定会快过同类产品的,2017年Eliquis的销售额确实抢占了Xarelto(强生)的市场份额,其第一和第二季度的销售额超过了华而街的预测。

葛兰素史克

Emma Walmsley:“为新一波增长组建梦之队”

5.jpg

JP摩根大会上,投资者们毫无疑问想得知更多关于药企的发展策略,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的CEO Emma Walmsley提到对管理层的整顿一直是公司成长的关键因素,“对于组建这一梦之团队,我超级兴奋!”

自2017年3月份接管GSK以来,Walmsley已经替换了GSK的50名管理人员,占高级管理层的40%。Walmsley从世界顶级企业挖来不同层次的优秀人员,如让来自阿斯利康的Luke Miels领导制药业务,让来自罗氏和Calico的Luke Miels担任首席科学官,分别任命来自诺华的Tobias Hestler和Christine Roth为消费业务首席账务官和接管肿瘤业务,除此之外Walmsley还从谷歌、Teva等招揽其他管理人才。

Walmsley讲到“这不仅是为了短期运营执行,还囊括了GSK的研发能力以及为未来做的准备工作。”在Walmsley看来GSK还停留在巩固原有价值与目的的方向中,而现在已经到了加快节奏与提高业绩的时代,革旧图新势在必行。为此,Walmsley提出三个优先事项:创新、业绩和信任。对于管理层的更叠,她认为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团队的顶层领导是至关重要的”,同时她也是充满信心的。

强生

Alex Gorsky:“不仅仅是生物制药公司”

6.jpg

对于别人来说,强生(Johnson & Johnson) CEO Alex Gorsky对未来的构想太过不现实,Gorsky认为硅谷对于制药公司的影响越来越大,他告诉投资者“未来我们不仅仅被称作医疗保健或生物制药公司,还将是医疗保健生物制药科技公司。”

但是在永安专家看来,这些情景还太过遥远,时机还未到来,“现在没有人可以看到那一刻什么时候到来”。确实有些药企已经展开与科技公司的合作,如Sanofi和Verily,GSK、诺华与高通等公司的合作,但还都处于“浅水区”。永安负责生命科学方面的全球交易主管认为,两者存在主要分岐、矛盾,“生命科学公司发展都较慢,因为法规要求其必须是被小心论证过的;与之相反的,是科技公司发展的更为迅速,而且相较而言更无为畏惧。”当然对2018年税收对投资的影响,永安表示会出现一些小型公司将生物医药与科技、互联网结合。

强生Gorsky的期许是美好的,未来也是必然会是这样发展的,我们需要这样的追梦人。

参考来源:FiercePharma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