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夫兰CEO:亚马逊将颠覆药品物流、供应和零售-米内网  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互联

克里夫兰CEO:亚马逊将颠覆药品物流、供应和零售

编辑说:克里夫兰CEO:亚马逊将颠覆药品物流、供应和零售

来源:全球医生组织   2017-10-25 09:46亚马逊

本周开幕的2017年克里夫兰医学创新年会上,克里夫兰医疗CEO毫不避讳坦言亚马逊将颠覆药品物流、供应和零售领域,只是时间问题。看来连著名的克里夫兰医疗机构也有危机感了。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非常人所想、俗人所为。

因为从传统医疗服务,到新药创新研发,再到转化进入临床应用,处处是商机,处处也是让客户(患者)不尽人意的地方。亚马逊最擅长的就是提供服务,而且是有价值的服务。

如此训练有素的亚马逊集团性突破传统医疗服务、药品物流和零售业,除了进入时间,业界行家纷纷揣摩亚马逊的商业模式和套路。亚马逊创始人兼CEO 杰夫·贝索斯并非常人所想、俗人所为。最近,《福布斯》也综述了业界高人见解和分析。值得关注。

两年前,有人预料亚马逊将进入医疗健康领域。正如亚马逊兼并食品汇(Whole Food)连锁店那样,不会是鲸吞,而是蚕食。

亚马逊的商业核心理念是聚焦客户需求和输送有价值的服务。他们会通过类似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方式来验证和不断纠错、矫正自己的切入点和机会。

亚马逊早已熟知,医疗服务和药品供应领域的监管法规非同一般食品零售或物流供应链那样,亚马逊并没有成熟经验可借鉴,现有的或既往经验正是他们希望彻底颠覆和推翻的。

那么,是否有证据或迹象表明,亚马逊正在或已经开始临床试验或验证呢?

首先,亚马逊是否成为独立第三方——药品利益管理者(Pharmacy Benefit Managers,PBM),做药品流通和销售领域最大的中介,简化所有中间环节,降低流程抽头儿或零售加成?

美国已有三家PBM,即药品利益管理者。他们是Express Scripts, CVS和OptumRx。

简单讲,药品利益管理者相当于医疗服务全流程的中介或中间商,兼顾医疗服务和产品流通领域的医疗服务机构和保险机构等各方利益,包括医疗服务获益和成本控制等。

试想若有更大规模、一手遮天的药品利益管理者出现,势必有更多患者或医疗保险机构成为获益者。因为药品利益管理者的职责就是代表患者、医疗服务和医保机构与药企谈判药品定价和供应链等问题。

在药品价格上,美国政府和监管机构FDA不能直接参与上市后药品定价,完全依据市场化机制。

事实上,这三家药品利益管理者Express Scripts, CVS和 OptumRx已覆盖了全美80%的药品供应和零售业务。

三家PBM掌握的谈判药价和采购药品的能力超过任何大型企业或养老基金,甚至独立的医保机构。他们和药企或供应商直接谈判上市药品目录和定价规则。他们从药企那里获得最优惠价格和合理合法的销售返点。同时,PBM还从每一处方药销售上获得提成。

有了如此公开的市场化议价机制和利益保障体系,所有利益相关者必然会遵守“游戏规则”。

从如此成熟医药市场利益链上看,不难揣摩出亚马逊可能的策略,他们不会是真正的“颠覆者”,最多是改变“游戏规则”的搅局者。亚马逊出手策略如下:

可能策略一:

亚马逊将成为一家新PBM或强强联手兼并一家PBM,进入药品物流、供应和零售领域。

业界认为亚马逊兼并一家现有PBM,有可能。但不可能的理由更多些。采用此法,亚马逊能够快速进入药品物流、供应链和市场定价等精准环节。然而,任何一家PBM就其内部商业利益和错综复杂流程,都会让枭雄亚马逊难以接受和顺从。

目前美国民众和政府监管机构已经对药品定价机制怨声载道,甚至有人指责是PBM从中作梗。国会掌管相关立法的议员也在质疑PBM从药品销售中获取回扣有失公允。

可能策略二:

亚马逊兼并小型PBM,制订新的“游戏规则”,发挥自己的特长优势,扬长避短。

全世界企业最不缺钱的非亚马逊莫属。他兼并谁,谁都乐极生悲。亚马逊不会按部就班、因循守旧,而是兼并后拆散了重组。

亚马逊具有极强的学习和自我完善能力。他们能从兼并小型PBM过程中,学到商业模式、有价值的内部流程和行规,能把PBM模式真正带入21世纪。事实上,亚马逊已经将公司内部35万名员工医疗服务、药品供应和采购作为“试验田”了。

可能策略三:

亚马逊或许引领网上购药而成为巨无霸互联网药店。亚马逊最擅长的就是互联网购物,不是吗?

亚马逊做互联网营销和网购,包括部分药品和保健品已经轻车熟路了。现在在亚马逊网店上网购药品,已经为他们积累了经验和物流程序。越来越多的医保机构也鼓励患者加入网购药品大军。因为网购药品比在CVS或Rite Aid连锁药店的价格更便宜,物流配送也有保障。

亚马逊利用互联网平台,进入药品物流、采购和零售,甚至远程医疗服务和虚拟门诊等,一切皆有可能。

亚马逊之所以兼并食品汇,目的之一就是为将来进入社区实体点完成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提前做好准备。食品汇连锁店本身已经有药品专门点,更加强化了亚马逊线上和线下互动意图。

亚马逊也将是未来推动智能移动手机App、居家远程医疗和健康管理的领军者。

因为没有药品配送的在线医疗服务就是“侃聊”;没有真正医疗服务的网上药店难以获得客户信任和规模化应用。亚马逊早就玩遍了互联网营销所有商业模式,只是把不同的经验放在不同商业服务领域罢了。

让亚马逊感到既欣慰,又隐隐不安的是成长起来的美国新一代(80——00后)。亚马逊现有客户群平均年龄35岁,他们本人或许不那么迫切需要网购药品,更多是家庭幼小子女或年迈父母或更年长老人们的需求。这是购买者非使用者的纠结。

今年感恩节前后,亚马逊有可能宣布何时进入医疗服务领域。显然,正如本文开篇中提及到克里夫兰医疗机构的危机感。

亚马逊或许要是医疗服务机制的真正颠覆者,开始终结延续至今数百年历史的医疗流程和服务模式。21世纪将是移动远程医疗和数字化医健管理服务模式。福兮祸兮,让我们一起慢慢品味吧。

原标题:|必读| 亚马逊颠覆药品物流、供应和零售,克里夫兰也有危机感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界观点。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