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招聘 >> 招聘资讯

村医之困——武进农村医疗人才现状调查

编辑说:在老一辈乡村医生淡出人们生活的同时,补充农村医卫的新鲜血液,成为“大学生村医”工程推进实施的重要目标。

来源:武进日报   2017-08-18 09:49医疗人才

“沈医生,可以帮我测一下血压吗?我又有些头疼了。”8月11日上午9点,家住湖塘镇淹城社区的刘志厚来到淹城社区卫生服务站,例行测量血压,询问医生近期调理的方法。“我信任沈医生,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沈医生这里看病,她人很好的。”刘志厚说。

刘志厚所说的沈医生是沈延洁,今年40岁出头,是我区第一批大学生村医。随着我国新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我区农村卫生服务水平不断提高,村级基本医疗服务与公共卫生服务逐渐被居民认同。在老一辈乡村医生淡出人们生活的同时,补充农村医卫的新鲜血液,成为“大学生村医”工程推进实施的重要目标。

rc1.jpg

所有电脑相关的工作都由社区卫生室唯一的年轻大学生汤儒雅负责

大学生接过老村医手中的“旗帜”

每天早上7点不到,沈延洁便骑上电动车,穿过乡村小道,前往淹城社区卫生服务站。10多年的行医生涯,沈延洁早就成了淹城社区的一分子,社区的每一位老人都是她的老朋友,“他们平时醒得早,有时候一早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得早去,不然他们得等急了。”

沈延洁1998年参加工作,“当时班里有50多个同学,基本都是去医院里工作的,印象里只有两三个做了村医,现在同学群里坚持做的也只有我一个。”2010年,武进区卫生系统首次公开招聘“大学生村医”,沈延洁报名并成功被录取。

“收入不高,2000年那会儿一年也只有两万块钱。”不过,回想起当年的选择,沈延洁并没有后悔,“我觉得村医挺适合我的,这里平静温馨,街坊邻居也都很友善,家人也给予了我最大的支持。”如今,沈延洁还是如刚毕业般不善言辞,但埋头苦干、踏踏实实的她却获得了街坊邻居的好评。

汤儒雅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做村医已是第5个年头,现在在湖塘镇晓柳社区卫生服务站。“刚毕业的时候在苏州的一家医院做过一段时间,现在回了家乡,在社区工作也不错。”汤儒雅认为,基层工作很能锻炼自己和病患的沟通能力。“刚开始的时候遇到了不少困难,尤其是前来问诊的老年人,看到乳臭未干的年轻医生转身就走,内心还是很受挫的。”想起刚参加工作的那段时间,汤儒雅不禁摇头苦笑。

还好,她得到了老村医的帮助。社区卫生服务站有位徐南林老医生,经验丰富、人缘好,人们看病都认准他。“我就跟在徐医生旁边学,一来增长自己的问诊技巧,二来也混个脸熟,让居民们能够信任我,我也可以多了解社区里的情况。”一来二去,热情、健谈的汤儒雅就被居民们接受了。

如今,晓柳社区卫生服务站的汤医生已经是社区的“金字招牌”,这也让徐南林感到欣慰,“我已经68岁了,是返聘回来的,以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卫生站没人接手,现在总算放心啦!”

不过,汤儒雅表示,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能够进入职业前景更广阔的平台去施展自己的才华,“学医就是为了治病救人,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去第一线。”

rc2.jpg

沈延洁为居民量血压

优厚待遇留住大学生村医

沈延洁、汤儒雅,是深入农村基层医疗卫生事业中广大村医的缩影。

近年来,我区通过进一步健全培养培训制度、强化基层医疗机构提档升级等举措,稳定乡村医生队伍。目前,全区有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185家,乡村医生409人。其中,在岗大学生村医101人,驻村护士18人。

8月3日,又是一年一度的村医招聘。今年,全区面向社会公开招聘79名大学生村医、33名驻村护士,充实到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一线。“但从报名情况来看,情况不容乐观。”区卫计局初保科副主任贺璞告诉记者,今年仅有12名大学生报名村医、30名报名驻村护士,比往年少很多,“一方面是因为村医、村护和大学生的个人定位有偏差,另一方面,这几年乡镇卫生院也在强化能力建设和人员储备、培养,有些大学生直接去乡镇卫生院就业了。”

蒋琼在武进医院高新区院区工作一年多,此次她来应聘的是南夏墅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驻村护士岗位,希望能得到更多的锻炼,“之前长期面对的是住院的病人,村护面对的则是村、社区的居民,要慢慢重新认识,根据自己的工作年限和能力来取得相应的待遇。”蒋琼告诉记者,之前很多同学不愿意做村医、村护,主要原因还是收入问题。

“其实,部分乡村医生的收入待遇并不比卫生院的医生差。”贺璞介绍道,2010年实施大学生村医工程以来,我区逐步实现每个村级卫生室都有一名大学生村医的目标,《武进区加快推进“大学生村医”工程实施意见(2014—2018年)》明确了大学生村医的薪资和待遇。“大学生村医的薪资分为基层工作补助、基本考核、一般诊疗费三个部分,据统计,部分大学生村医的工资可达8万元,已经超过了部分卫生院医生待遇。”贺璞告诉记者,2016年,全区普通乡村医生的年平均收入达到6.3万元,比上年增长了12.5%;大学生村医平均收入7.5万元,比上年增长了13.6%。年收入9万元以上的有64人,其中34人为普通村医。

据悉,今年我省还实施了农村医学人才免费定向培养,武进区已经通过应届高考生的选拔,8名学生直接招录大专或本科医学院校,将实施免费定向培养,以充实乡村医生队伍的建设。

rc3.jpg

招聘现场

大学生村医流失率50%令人忧

从2010年我区招聘大学生村医,几近断档的村卫生室输入了新鲜血液。但在积极组织协调和实施“大学生村医”工程、落实各项政策措施的同时,武进同全国其他地方情况一样,也遇到了人员流失、老龄化和技术水平不足等问题。

据统计,2010年以来,我区一共招聘了206名村医,目前在岗人数为101人,流失率超过50%,“流失原因主要是招录入编,进入民营医院、大医院,以及转岗。”贺璞介绍,大学生村医学历较高,考试能力也较强,很多人只是将村医作为一个过渡。人往高处走,一旦找到更好的去处,自然就舍弃了村医岗位。“所以基本上是年年招、年年都不够,目标是200多人,要达到‘一村一医’,但现在显然缺口很大。”

除了流失严重之外,村医也面临老龄化的局面。目前在村医队伍中,像徐南林一样60岁以上的退休返聘人员有90多人,“自从2007年开始,除了大学生村医之外,就没有人员补充到村医队伍中来了。”目前不少村医都是上世纪60、70、80年代招聘的,整体人员结构严重老化。

“人员年龄结构老化和‘一村一人一室’的实际情况,增加了医疗服务风险,限制了医疗服务范围,并且不符合村级医疗机构的举办条件。此外,占近五分之一的退休返聘人员如果离岗,部分村卫生室甚至面临关门的局面。”针对目前村医队伍的建设情况,区卫计局分管领导夏锡仪认为,形势严峻。

“对于村医队伍的离岗缺额,还将通过大学生村医项目继续进行招聘。我们也希望在将来,大学生村医和定向培养的医生,能给予事业单位编制,专项招录优秀村医,从而更好地完善农村医疗体系,但在这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夏锡仪说。(何克来)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