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活动

谢子龙:制定互联网药品交易法刻不容缓

编辑说:谢子龙:制定互联网药品交易法刻不容缓

来源:米内网原创   2017-07-26 10:51谢子龙两会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3个议案与20个建议,与医药行业紧密相关的有15个,其中包括了备受行业关注的《关于制定〈互联网药品交易法〉的议案》、《关于加快推进〈药品管理法〉修订的议案》和《关于尽快出台〈执业药师法〉的议案》。

在2017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依然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其今年提交了3个议案与20个建议,与医药行业紧密相关的有15个,其中《关于制定〈互联网药品交易法〉的议案》、《关于加快推进〈药品管理法〉修订的议案》和《关于尽快出台〈执业药师法〉的议案》备受行业关注。

微信图片_20170726104625.jpg

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

1

互联网药品经营隐蔽性强 亟需制定交易法

在3月4日下午举行的媒体交流会上,谢子龙强调,互联网药品经营存在业务涉及范围广、隐蔽性强、控制难、取证难、监管难等问题,互联网药品交易缺乏有效监管。“《网络交易管理办法》仅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令的形式出现,立法层次较低,同时,仅对网络商品经营者和有关服务经营者的义务做了一般性规定,及对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做了特别规定,对药品等特殊性商品的适用性不强,因此亟需制定互联网药品交易法。”

据米内网记者了解,这是谢子龙连续第三年关注网上药品销售监管的问题。谢子龙说,截至2017年1月22日,CFDA网站显示《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共831张,其中A证(第三方平台)41张、B证(医药工业、流通企业自建的B2B网站)195张、C证(零售连锁申请的B2C网站)598张。

“药品是关系公众健康的重要产品,因此有必要对互联网药品交易作出规范,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防止互联网成为假冒伪劣药品销售的温床。”谢子龙告诉米内网记者,需要考虑药品的特殊性,先要加快互联网药品交易立法,进而逐步完善互联网药品交易的法律规范以及逐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及行业指南,进而形成一个相对完善的体系,保障公众用药安全。

2

新情况缺乏相应规定 修订现行药品管理法势在必行

米内网记者了解到,现行的《药品管理法》是我国药品监管的基本法律,对保证药品质量安全、维护群众身体健康和用药的合法权益、打击制售假劣药品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国家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现行《药品管理法》已逐渐不能适应监管和发展的需要。”谢子龙认为,现行《药品管理法》对新情况、新问题、新手段缺乏相应规定,如零售连锁经营、第三方物流、互联网药品经营、药品出口、辅料管理、药品召回等缺乏法律依据,相应监管在《药品管理法》中属监管空白。

谢子龙告诉米内网记者,2017年2月14日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食品安全规划和“十三五”国家药品安全规划的通知》(国发〔2017〕12号)明确提出: “完善法规制度。推动修订药品管理法。修订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基本完成药品、医疗器械、化妆品配套规章制修订。

“修订《药品管理法》,首先要对原法中‘药品’的概念有待进一步明确,原法对药品的定义并没有准确概括出药品的基本内涵和确切的外延范围,使得《药品管理法》适用范围的确定失去了逻辑基础。”除此之外,谢子龙还认为现行的《药品管理法》对假劣药品的定义欠合理,近几年来,经过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努力,医药行业水平得到了质的提升,但因为假劣药定义的外延,我国假劣药发案率与国际相比一直居高不下,人民群众对此产生恐慌心理,给生活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在这份议案里,谢子龙还提到了部分环节立法和配套制度的缺失的问题,比如“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定义的缺失、药品研制环节的立法缺失以及药品使用环节的立法缺失等。

3

出台《执业药师法》的时机已经成熟

“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超过4人,所有零售药店的主要管理者具备执业药师资格、营业时有执业药师指导合理用药。建立执业药师管理信息系统。实施执业药师能力与学历提升工程,强化继续教育和实训培养。”谢子龙说,2017年2月14日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食品安全规划和“十三五”国家药品安全规划的通知》(国发〔2017〕12号)明确提出要健全执业药师制度体系。

谢子龙告诉米内网记者,由于药剂师的执业与公众健康息息相关,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对药剂师管理都制定了相应的法律,通过立法确定药剂师执业实行准入制度。如英国早在1874年通过立法确定了药剂师制度,日本、美国早在19世纪70年代也都制定了相应的药剂师法。

“我国1943年就有了第一批执业药师,1944年《药师法》公布。新中国执业药师体系始于1994年,人事部与国家医药管理局联合颁布了《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实施办法》和《执业药师资格认定办法》,在药品生产、流通和使用环节上实行执业药师制度,但执业药师法一直没有出台。”谢子龙说,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全国获得执业药师资格的人数已经近65万,来自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31日,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346672人,在社会药房和医疗机构中注册的执业药师有307797名,平均每万人口为2.3人。

“执业药师立法滞后,相关法规政策之间缺乏协调,导致药学专业技术人员无所适从,执业药师执业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影响了我国药学服务水平的提高和公众获得良好药学服务,也影响了我国药学教育的定位。”谢子龙呼吁,为使我国执业药师履行好职责,应对其进行依法管理和严格的执业资格准入,在对医护人员立法实行执业资格的同时,尽快出台执业药师法,将执业药师纳入法制化管理刻不容缓!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