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三大I-O产品跻身抗癌药Top6

编辑说:近期,FiercePharma发布了2022年15只最畅销抗癌药预测,预计到2022年,15只畅销抗癌药将创造近900亿美元的销售额,占昆泰IMS所统计的美国2014年制药市场总值的1/4。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7-02-24 09:20抗癌药

在这份榜单中,属于肿瘤免疫(I-O)疗法的3只PD-1/PD-L1抑制剂位列前6名。但这类药物在定价方面存在一定的争议,如今,全球药物定价均严格受到监管机构管控和支付方一定程度的压制。

新的畅销抗癌药预测榜单与3年前的版本间的巨大差异,显示出抗癌药产业的快速发展步伐。例如,武田制药(Takeda)的黑色素瘤药物万珂(Velcade)和强生(J&J)的口服抗前列腺癌药物醋酸阿比特龙(Zytiga)均已消失在2022年最畅销抗癌药榜单中,二者均将遭遇创新药和仿制药的威胁。

尽管肿瘤免疫疗法正在加速发展,但2022年15只最畅销抗癌药中仍有9只属于单克隆抗体,其中3只来自罗氏(Roche)。这几只药物也是首批在接下来几年将面临生物类似药挑战的单抗药物,但其品牌实力仍助其保持了重要的市场地位。

Revlimid

来那度胺(Revlimid)上市10年以来一直是新基医药(Celgene)的重要销售动力,该药是新基医药血液疾病治疗版块最重要的一只产品,该公司这一板块2020年预期年销售额将超过150亿美元,而来那度胺到2022年的销售额有望翻倍。

新基医药曾斥资10亿美元拓展来那度胺对非霍奇金淋巴瘤(NHL)亚型的维持疗法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适应症,但Ⅲ期临床遭遇失败,此后该药继续接受滤泡性淋巴瘤的治疗试验。新基医药仍对来那度胺的重要性信心十足,认为其在2020年乃至更远的未来仍为重要的销售动力。

Opdivo

2014年在日本获批的Opdivo是第一个对肺癌有效的PD-1抑制剂,由默沙东(Merck)研发的PD-1抑制剂Keytruda则较其早3个月在美国上市。

2022年,Opdivo将在新一代肿瘤免疫药物中赢得领先地位,但其销售预期曾受一线非小细胞肺癌的CheckMate-026治疗试验失败的影响而被降低。这使其市场拓展步伐仍受制于Keytruda,以及罗氏的Tecentriq。据分析,若不是试验遇挫,Opdivo在2022年甚至可创造146亿美元的销售额。

Imbruvica

布鲁顿络氨酸激酶抑制剂Imbruvica在2013年初上市后很快就突破了重磅药销售额起始线,该药如今在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二线治疗市场中处于领先地位。

去年3月,Imbruvica获得FDA批准用于CLL的一线治疗,为更多仍需长期治疗的患者带来提早痊愈的机会。加上潜在的新适应症如非霍奇金淋巴瘤、胰腺癌和急性白血病等实体固态肿瘤,Imbruvica 2022年的销售预期是极有可能实现的。但在未来几年,该药可能将面临一些激烈竞争,如新基医药的Revlimid已展现出淋巴瘤适应症治疗领域的强大野心。

Keytruda

于2014年9月获FDA授权加速批准的Keytruda是首只在美获批的PD-1/PD-L1抑制剂,但如今销售成绩已滞后于Opdivo,两者在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二线治疗和头颈部肿瘤的治疗中有直接的竞争关系。随着Keytruda的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适应症获得FDA批准,而Opdivo在试验中未能达到该适应症治疗的初级终点,其在这场竞赛中也取得了一个优势。

当下,在非小细胞肺癌的二线治疗上Keytruda不及Opdivo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必须依赖PD-L1检测,而后者适用于所有患者。

符合

Ibrance

Ibrance是CDK 4/6抑制剂中最早上市的药物。2015年2月,其通过与letrozole组成针对激素受体阳性(HR+)人表皮生长因子阴性(HER2-)且已扩散的乳腺癌的联合疗法而登上历史舞台。

这只药物在2016年并未出现任何销量减退的现象,上半年已实现了非常可观的9.5亿美元销售额。其销售的增长还得益于第二项适应症批准,即与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Faslodex(fulvestrant)组成新的联合疗法,用于治疗使用激素疗法后病情仍然恶化的患者。

不过,brance的潜在竞争者会很快紧跟其步伐上市,如诺华(Novartis)的ribociclib将通过FDA的优先审评路径获批。

Tecentriq

罗氏的Tecentriq在PD-1/PD-L1抑制剂市场的角逐中排位第三,其较Keytruda和Opdivo晚上市约一年,但很快在美国的膀胱癌治疗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仅在几周内就取得了1900万美元的销售额,此后又获得了肺癌适应症的批准。Tecentriq的膀胱癌适应症最早获批,其在扩充肺癌治疗市场份额的同时也准备结直肠癌等新适应症的补充。

罗氏作为全球抗癌生物药领先企业,Tecentriq将依靠其长期以来的优良口碑和市场地位继续保持可观的增长势头。但罗氏还需加快其更多适应症的试验和审批步伐,因为该公司不少重磅药均已开始面临生物类似药的竞争。

Darzalex

肩负拓展强生市场份额的重任,多发性硬化症药物Darzalex于2015年正式上市。该药用于四线治疗,在治疗序列中,其位于新基医药的Pomalyst(pomalidomide)和安进(Amgen)的Kyprolis(carfilzomib)之后,目前强生正试图将该药的治疗序位提前。

2016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公布的Darzalex Ⅲ期临床数据显示,该药与武田制药的万珂联合使用作为二线治疗可有效将肿瘤恶化或死亡率降低61%。

Perjeta

2012年上市的Perjeta因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适应症的获批并拓展到其他肿瘤早期治疗而成为罗氏销售增长最快的新药。2022年,Perjeta的销售预测为47.3亿美元,超过因生物类似药竞争而导致销售额减少28亿美元的罗氏重磅乳腺癌药赫赛汀(Herceptin)。

2013年,Perjeta获得FDA批准成为首只手术前使用的乳腺癌治疗用药,显著扩大了可使用患者群体。该药常与赫赛汀或多烯紫杉醇化疗组成联合疗法以降低乳腺肿瘤体积,其为FDA批准的首只主要针对肿瘤收缩而非生存率提高的抗癌药。

Xtandi

2016年,辉瑞(Pfizer)斥资140亿美元收购Medivation获得了极大关注,通过这笔交易,辉瑞得到了高速增长的前列腺癌药恩杂鲁胺(Xtandi)。

尽管在去年,强生势头正劲的重磅前列腺癌药阿比特龙(Zytiga)以22亿多美元的销售额比恩杂鲁胺略胜一筹,但后者的一些优势正在帮助其逐步缩短距离。恩杂鲁胺可单独使用,而阿比特龙须结合类固醇强的松(steroid prednisone)使用来平衡副作用。根据FDA的要求,接受阿比特龙治疗的患者还需定时关注体内肝酶水平,警惕毒性风险。

不过,恩杂鲁胺在美国正面临定价压力。CVS基于成本原因已将该药从2017年药物目录中剔除,其还可能面临来自拜耳(Bayer)潜力可观的Xifigo和瓦兰特(Valeant)的Provenge等前列腺癌药物的竞争。

Avastin

以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为靶向的抗体药阿伐斯汀(Avastin)当前是罗氏重磅药中第二大销售主力,其于2004年首度获批用于结直肠癌治疗,此后便不断增加新的适应症,近期刚获得欧洲批准与特罗凯(Tarceva)联合使用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阳性(EGFR-positive)非小细胞肺癌。2017年其与Tecentriq的联合疗法试验将启动,未来很可能获得间皮细胞瘤适应症的批准。

2015年,阿伐斯汀的销售额得到了9%的增长,但其已开始受到在新兴市场上市的生物类似药的竞争影响。此外,安进和艾尔建(Allergan)也于去年公布了在全球范围内提交其生物类似药上市申请的计划;印度Biocon和迈兰(Mylan)已有一款生物类似药在欧洲处于审评阶段。

Herceptin

1998年,罗氏的赫赛汀(Herceptin)上市,革命性地为此前治疗前景黯淡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重振生存希望。如今,赫赛汀仍占据该病症治疗市场90%的份额,但由于其欧洲专利已在2014年过期,美国专利也只保持到2019年,其现已开始遭遇来自生物类似药的挑战。

迈兰和Biocon已在印度上市赫赛汀的一个生物类似药版本Canmab,分析师认为该药将于2017年在欧洲上市,2018年在美国上市;Celltrion公司的生物类似药Herzuma已在韩国上市。不过,罗氏首席运营官Daniel O’Day在2016年二季度电话会议中表示,赫赛汀将在生物类似药市场的侵袭下仍保持一定的增长。

Gazyva

面对重磅血液肿瘤药美罗华(Rituxan)在2017年面临的生物类似药挑战,罗氏的血液肿瘤治疗板块将更多依赖于针对B细胞恶性肿瘤的Gazyya,该药为美罗华的升级版本。Gazyya于2013年获批用于治疗早期治疗困难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起初该药销售额增长乏力,但在滤泡性淋巴瘤适应症获批后有显著起色。

在去年美国血液学会年会上公布的临床Ⅲ期试验结果表明,Gazyva与化疗相结合,在治疗滤泡性淋巴瘤时比美罗华疗效更好。此外,Gazyva对急性髓性白血病、多发性硬化症和间皮细胞瘤,以及和罗氏与艾伯维合作开发的Venclexta联合使用针对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疗试验均已取得一定进展。

Jakafi

事实上,Jakafi能进入前15榜单令人略有意外。去年,在该药的前列腺、结直肠癌适应症试验失败后,Incyte宣布终止固态肿瘤治疗药物研发业务。Jakafi于2011年首度获批用于治疗骨髓纤维化,2014年真性红细胞增多适应症获批,使其在罕见血液肿瘤治疗领域的市场地位得到稳固。

2016年11月,潜在竞争对手——吉利德(Gilead)的momelotinib 多发性硬化症适应症的Ⅲ期临床进展不顺,这意味着Incyte市场空间依然可观。

Venclexta

艾伯维(AbbVie)和罗氏合作研发的Venclexta是全球首创的BCL-2抑制剂,其于2016年在美国上市,用于治疗因基因突变引起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该药当前定价为每年11万美元,未来可能与罗氏的美罗华联合用于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Venclexta未来的竞争对手包括新基医药的来那度胺、艾伯维自己的Imbruvica,以及吉利德新上市的Zydelig(idelalisib)。艾伯维首席执行官Richard Gonzalez近日透露,Venclexta很可能帮助促进Imbrvica的销售,或后者对前者产生积极作用,二者联合可能成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最有效的联合治疗方案。

Rituxan

美罗华(Rituxan)已上市20年,当前是罗氏第三大销售主力。至今,该药依然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2016年上半年增幅达到6%。

不过,美罗华在2017年底将迎来生物类药挑战,到2022年销售额将损失45亿美元。Celltrion公司领衔该药生物类似药研发,其在2015年10月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MA)递交了美罗华生物类似药CT-P10的上市申请;诺华的仿制药单元山德士(Sandoz)所研发的生物类似药版本在2016年5月向欧盟递交了上市申请;2016年12月,赛诺菲(Sanofi)与JHL生物技术公司达成合作,前者斥资2.36亿美元致力于促使JHL的美罗华生物类似药脱颖而出的商业化战略。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