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医疗反腐再放大招:医生禁止参加学术会议

编辑说:近日,为进一步治理医疗领域的商业贿赂行为、净化医药流通领域的生态环境。郑州市卫计委明确提出,禁止医院和医生参与医药企业提供的参观、考察和会议研讨交流等活动。这就意味着,接下来只要是药企或者医药代表提供的资助参观、旅游、考察,甚至是学术研讨会议,医生都将被禁止参加。

来源:医学界智库   2017-01-23 09:52学术会议医疗反腐

近日,为进一步治理医疗领域的商业贿赂行为、净化医药流通领域的生态环境。郑州市卫计委明确提出,禁止医院和医生参与医药企业提供的参观、考察和会议研讨交流等活动。这就意味着,接下来只要是药企或者医药代表提供的资助参观、旅游、考察,甚至是学术研讨会议,医生都将被禁止参加。

7.jpg

学术会议被“六禁止”了

不少医护人员都还记得,2013年底国家卫计委与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制定的《加强医疗卫生行风建设“九不准”》。自从公布以来,“九不准”就成了医务工作者关注的焦点。而关于遏制医疗腐败的措施,除了国家卫计委的“九不准”,各地也都有自己的规定。湖南省有“五不准”、上海有“十不得”,而这次郑州也来了个“六禁止”,各项规定可谓五花八门,层出不穷。

去年年底,央视连续三天曝光医疗腐败问题,舆论哗然,群医激愤,紧接着卫计委严查,医院发文,关于药企和医药代表,一时在医疗界都成了敏感话题。卫计委严查后,各省也相继发文,以遏制医疗腐败。

据《医学界》观察,这次郑州卫计委发布的“六个禁止”,总体上而言跟国家、各省的规定并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把药企或者医药代表提供的学术研讨会议给禁止了。

药企为啥热衷办学术会议?

郑州卫计委禁止医生参加药企学术会议的消息传来,在医疗界引发热议。不少医务人员都表示,“那以后医生要学习、交流怎么办?也有医生质疑,郑州卫计委此举意欲何为,药企的学术会议跟“医疗腐败”沾边吗?

据业内人士介绍,药企之所以热衷举办医疗学术会议,主要是出于扩大药品知名度及影响力的目的。“凡是开会时有讲座讲他们的产品的,还有礼品相送。会后的活动,还能让医药代表好好招待一下医生。”据某知名药企的医药代表向《医学界》透露,“医生每年都要考核,必须拿到一定的继续教育学分才能通过考核。有些学术会是由官方组织主办、医药公司协办的。还有学分可拿,医生愿意去。”

学术会议“变味儿”了?

然而,看起来“双赢”的学术会议,也存在不少争议。2014年就出过一个“大新闻”!

当年6月,国家审计署公示的《卫生计生委2013年度预算执行情况和其他财政收支情况审计结果》显示,2012-2013年,中华医学会在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中,利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以20万-100万元的价格公开标注不同等级的赞助商资格,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数目之巨,在医疗界引发了轩然大波。不少业内人士都惊呼:“学术会议变味了。”

随后,国家卫计委按照审计署提出的问题和整改要求,迅速责成中华医学会进行整改。内容包括,对学术会议招商中存在的问题逐一检查,对照检查期间暂停学术会议招商活动;加强学术会议管理并制定相关规定,严格学术会议计划审批管理;明确禁止向医药企业提供参会代表通讯录行为等。

能管住“腐败”吗?

据《医学界》观察,对于我国的公立医院来说,医疗腐败并不是个新问题。从国家卫计委和其前身卫生部来说,就治理红包、回扣发通知、颁布规定,其实也是老生常谈,算不得新闻了。

分析人士认为,医生收入过低让红包、回扣泛滥。一项研究表明,在转型国家的市场经济改革阶段,医生的收入分为两块:合法收入和非法(半合法)收入。第一种“合法收入”包括:工作所得,或者养老保险金、子女抚养费、失业金或医疗补贴等。第二种收入往往带有阴影、灰色、非正式、隐蔽等色彩。

中欧工商管理学院客座教授蔡江南认为:医生收入是当地平均收入4-7倍应该是一种客观经济规律。如果合法的收入达不到,就会通过其他方法获得。上述研究无疑能够为他的观点提供佐证。

消灭红包、回扣的经济学对策

段沁红在《红包现象的经济学分析》指出:短缺是因为医疗服务价格太低造成的。作者建议消除各大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管制,让医疗服务价格能够浮动。由于红包出现的原因是“医疗服务价格过低”,“红包”是医疗价格管制的“额外补偿”。所以需要制定科学、合理、符合经济规律的价格政策。

有学者认为,卫生主管部门,在医疗服务价格畸形低下的情况下,出台“防治红包”的法规本质上是在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卫生主管部门不管是否意识到,都深陷“治理悖论”之中——如果认真执行,就必然导致医务工作进一步丧失吸引力、削减供给,从而导致患者“送红包”的代价进一步上升;而如果不加落实,却又会丧失管理部门的“公信力”!

遗憾的是,这些十年前的研究成果,尽管早就透彻洞察了医疗行业“红包”、“回扣”泛滥的原因,但在过去十年的医改中,国家主管部门却并未能实事求是、审慎客观的利用这些经济学的研究成果。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