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4部门联合发文,公布2016年短缺药定点生产试点3品种中标企业及统一采购价

编辑说:12月21日,记者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官网获悉,国家卫生计生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4部门联合印发《关于2016年临床必需、用量小、市场供应短缺药品定点生产试点有关事项的通知》(国卫药政函〔2016〕365号),公布了地高辛口服溶液、复方磺胺甲噁唑注射液和注射用对氨基水杨酸钠3个定点生产药品的中标生产企业、供货区域及统一采购价格,要求各地做好生产供应和采购使用工作。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6-12-22 09:22短缺药定点生产采购价

北京华润高科天然药物有限公司、山东方明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哈药集团制药总厂、山西振东泰盛制药有限公司5家药企获得定点生产资格。

作为2016年定点生产试点品种,其中,地高辛口服溶液是儿童适用剂型,用于治疗急性和慢性心功能不全、室上性心动过速,复方磺胺甲噁唑注射液用于敏感菌株所致的感染,注射用对氨基水杨酸钠是抗结核一线用药,这3个药品都属于临床需求量小、供应不稳定的药品。

定点生产企业供货区域

640.jpeg

定点生产品种医疗卫生机构统一采购价格

641.jpeg

如何采购

省级集中采购平台上挂网销售

《通知》提出,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公立医院应当全部配备使用定点生产品种。自通知下发之日起1年内,定点生产企业按照所划分的区域,直接在省级集中采购平台上挂网销售相应品种。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使用的定点生产品种,应当委托省级药品采购机构按照统一价格,从定点生产企业集中采购、集中支付货款;公立医院也应当按照统一价格从定点生产企业采购相应品种;鼓励其他医疗卫生机构采购使用定点生产品种。

批文情况

拥有地高辛口服溶液生产批文的企业总计仅有2家

记者从CFDA网站上查询,拥有地高辛口服溶液生产批文的企业总计仅有2家;拥有注射用对氨基水杨酸钠生产批文的企业仅有7家;拥有复方磺胺甲噁唑注射液批文的企业稍多,有21家。但真正实际生产企业可能更少。

采访中有市场分析人士预计,这几类短缺品种价格比较低,所以生产厂家也不愿意拿批文,拿了批文的,估计也不愿意生产。

山东大学卫生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左根永副教授告诉医药经济报记者,“药品短缺重要的原因是价格问题,有的是本来价格就低,有的是招标招的太低。还有一种情况是,招的时候价格不低,但是后来原料涨价了,价格相对就低了。当然也有使用量达不到预期,企业也会不生产。”

短缺原因

药品短缺是多因素叠加的复杂问题

在业内看来,药品短缺中有近一半是低价药品,成本高、利润低是药品短缺的原因之一,并且带有普遍性。

比如,自国家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之后,地高辛片价格上涨了十倍,据相关生产厂家介绍,由于从2014年9月份起,地高辛片原料价格从7.5万元/公斤逐步涨至2015年1月40万元/公斤,价格与成本严重倒挂。

“短缺药断供涉及整个产业链。从终端使用的病人、医院、流通商、生产厂商和政府干预,涉及面广且复杂。” 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高级顾问干荣富曾表示。药品短缺是一个多因素叠加的复杂问题,涉及药品供应链中生产、流通、采购、使用在内的各个环节,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药品短缺现象的发生。

北京大学医药管理国际研究中心一位专家撰文指出,从市场因素看:一是在药品生产环节,作为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竞争的制药企业,追求利润是第一目标,对价格较低、需求较少的药品往往缺乏生产积极性,致使这些药品出现短缺;二是在医药流通环节,价格低的药品利润低,同时小品种低价药因为需求少、周转慢,流通企业还要面临资金垫付、库存、保质期等问题,医药流通企业对其经营积极性也较低;三是在药品使用环节,由于一些具有替代性的药品利润较高,治疗效果和安全性有的也好于低价药,所以医生偏爱使用,这也是导致部分低价药短缺的原因之一;四是在信息通畅方面,生产、流通、采购、使用等环节,都可能因信息不畅导致短缺现象。

从政策因素看:一是药品采购过程中不合理地设置价格门槛,加上目前“量价挂钩”“带量采购”执行不到位,使得企业在短缺药品的生产和经营中基本无获利空间,有些甚至亏损,因此,不得不根据市场情况进行调整,甚至放弃对这些药品的生产和经营;二是“以药补医”机制下,医疗机构更愿意使用高价药品。此外,原料药断货导致的停产、技术进步之后的自然淘汰、因市场需求突然爆发导致药品供不应求,以及流通渠道不畅等,也是造成短缺的重要原因。

药品不能正常供应,怎么办?

政府管制下,价格是静态的,失去了传递信息的功能,这是定点生产的困境

专家建议,不能仅凭政府的阶段性干预,还需借助市场之手。

一方面,信息动态监测关口前移。左根永指出,市场调节不到位,是因为政府有很多政策会影响市场,从而造成市场失灵。那么可以尝试把议价权交给交易双方,相关部门的管理重点放在提供信息上面,比如可以提供“哪个地方贵,哪个地方便宜,哪个地方有货,哪个地方没货”等具体信息给予企业生产引导,而不是直接干预价格。“现在的集中采购系统如果完善一下,应该可以起到这个作用。政府不要干预交易,而要用大数据提供信息,使市场交易更顺利。可以要求企业在政府的信息系统中交易,政府主要是向社会公布信息。企业也可以在其中查到信息。”

另一方面,虽然对短缺品种给予了一定的定价空间,但考虑到近年来原料和劳动成本的提高,实际利润仍微薄,还需更多政策保障,包括如何对生产企业进行补偿和激励、如何进行研究开发的激励、如何定价等。前述专家建议,仅凭政府的阶段性干预难以立竿见影,市场经济规律作用更强大。需充分尊重低价药的市场发展规律,将定价权交还给市场。

此外,还有专家建议,目前,我国药品储备管理制度和运行机制缺乏鼓励政策,企业生产积极性不高。建议相关部门针对临床必需、不可替代、用量不确定、企业不常生产的抢救药及罕见病药强化政策扶持,建立储备制度。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