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资讯

GSK诞生首位制药巨头女掌门!已有八家药企换帅,各自面临哪些挑战?

编辑说:事实上,今年截至目前,包括GSK在内已有8家知名药企宣布换帅。对此,FirstWord网站进行了梳理,展望这些制药公司的未来前景。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6-09-22 09:13GSK葛兰素史克

1.webp.jpg Emma Walmsley将于明年3月31日接替安伟杰担任GSK首席执行官

当地时间周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宣布,任命Emma Walmsley为公司下任CEO。由此,制药巨头中将诞生首位女性掌门人。

目前,Walmsley主导着GSK的消费者保健部门,她将于明年1月1日入主公司董事会,并在3月接替安伟杰(Andrew Witty)任职CEO。

Walmsley的工作背景也印证着当前制药企业选择CEO的一种趋势,即重视商业能力。在加入GSK前,Walmsley负责欧莱雅(L’Oreal)的中国消费者业务。就如诺华(Novartis)CEO江慕忠(Joe Jimenez)一样,其曾在食品企业亨氏(Heinz)就职。

事实上,今年截至目前,包括GSK在内已有8家知名药企宣布换帅。对此,FirstWord网站进行了梳理,展望这些制药公司的未来前景。

1GSK

发挥HIV产品助推力

在担任葛兰素史克首席执行官长达9年之久后,安伟杰(Andrew Witty)将在2017年3月离职。安伟杰被视为制药行业最有远见的领导者之一,他帮助推动了对疫苗的研发,改革了向医生推销药品的做法。针对药价上涨问题,他在表面上采取了最务实的立场。

不过,GSK的投资者也许会认为安伟杰的经营业绩喜忧参半。近年来,GSK有不少新产品获批,但在将这些新产品转化成为收入增长的工作上,公司却一直在苦苦挣扎。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GSK的研发成绩欠佳。而两年前安伟杰剥离公司抗肿瘤产品组合的决定更是遭致了一些分析人士的争议。

当前,外界开始呼吁GSK进行分拆。而备受争议的战略似乎已经开始起效:今年第二季度,GSK的销售额上升了4%,表现继续超预期。其中,低利润的疫苗业务和消费者业务在其复苏转折点上起到了重要作用。未来,Walmsley会如何带领GSK继续保持增长仍然有待观察。可以肯定的是,GSK将会继续提升其HIV产品组合以及研发线,这有望推动公司业绩高速增长。

2礼来

AD领域成败关键

在李励达(John Lechleiter)于今年年底卸任礼来(Eli Lilly)首席执行官时,目前担任礼来生物医学业务总裁的大卫·里克斯(David Ricks)将会接替这一职位。如果礼来的试验性阿尔茨海默氏症(AD)治疗药物solanezumab能够得到让人期待已久的劲爆数据,就意味着里克斯原先负责的业务有可能已经开始成型。

伯恩斯坦公司(Bernstein)分析师表示,如果solanezumab被证明是有效的,它将有可能改变礼来。而若遭遇失败,它可能会迫使里克斯撤离阿尔茨海默氏症治疗领域。据报道,礼来已经在这一领域投入了30亿美元的研发资金。

除了solanezumab以外,礼来还有着更加广泛的新药组合,其中包括最新上市的新药(如用于治疗糖尿病的Trulicity和Jardiance),以及不久后将会上市的其它新药(如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baricitinib和乳腺癌药物abemaciclib)。虽然这些治疗领域竞争十分激烈,但由于礼来在这些市场上的收入基数较小,因此其销售额的适当提高都将对经营业绩产生影响。得益于里克斯的商业背景和技能,礼来未来应全力推出重要的后期研发产品。

3拜耳

加强后期研发线

自从今年5月担任拜耳(Bayer)CEO一职以来,维尔纳·鲍曼(Werner Baumann)大概就很少有时间去思考公司的药品部门,因为其忙着收购孟山都,这笔交易将使拜耳成为一家全球规模最大的种子和农药公司。

拜耳的产品组合如Xarelto和Eylea,继续为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的销售额做出显著贡献,并且超出了市场分析人士的预期。然而,由于这些产品面临的竞争压力预计将在未来几年里进一步加剧,分析人士希望鲍曼能够增强拜耳的后期产品研发线。

4吉利德

亟需并购止跌

在执掌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20年之后,约翰·马丁(John Martin)于今年3月辞去了公司CEO一职。自从2011年吉利德收购Pharmasset以来,马丁在公司内部实施了一场让人印象深刻的变革。当时那项受到质疑的交易可以载入史册,因为它让吉利德获得了丙肝治疗药物Sovaldi和Harvoni,以及其它产品。

然而,在接替马丁担任CEO一职6个月后,吉利德新掌门人约翰·米利根(John Milligan)却面临着丙肝药物销售下降的威胁——这种下滑速度更快,比预期更加迅猛。此外,他也面临着公司实施并购活动的压力。

目前,米利根已经签署了几笔规模较小的交易行动,但是,由于自今年年初以来公司股价下跌了23%,市场分析人士热切希望吉利德有个更大的飞跃,能够有助于促进其对外部资产更广泛的追逐。

5诺和诺德

成本削减“大刀”将落

9月初,诺和诺德(Novo Nordisk)向外界确认,公司首席执行官拉斯·雷比恩·索伦森(Lars Rebien Sorensen)将提前卸任。就诺和诺德来说,市场分析人士预计,公司并不会彻底放弃对糖尿病治疗领域长期以来所给予的关注,部分原因在于,从2017年开始接替索伦森职位的是诺和诺德目前负责企业发展的主管约根森(Lars Fruergaard Jorgensen),过去25年来,约根森一直在诺和诺德工作。

在索伦森的带领下,诺和诺德经历了一段高速发展时期,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丹麦日德兰银行分析师弗兰克·霍宁·安德森(Frank Horning Andersen)认为,索伦森提前退休等于承认诺和诺德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主要是在美国市场上),其原定于2019年离职。

最近几个星期,诺和诺德管理层坦言,公司面临着药品付费方施加药价压力与市场竞争压力,挑战前所未有。这也意味着,约根森的首要工作可能是实施成本削减举措。

6百健

重点治疗领域待调整

在乔治·斯堪格斯(George Scangos)担任百健(Biogen)首席执行官期间,公司在多发性硬化症治疗市场上的主导地位更加稳固,这主要得益于Tecfidera被成功推向市场。但如今,这只口服药物的销售增速已经减缓。百健最近证实,斯堪格斯将在未来几个月内离职,此举被外界广泛认为是百健重新调整其治疗重点领域的一个机会。

目前,百健在后期产品研发线上拥有宝贵的资产,它们有可能成为畅销产品,但同时,这些产品大多数也被认为风险性很高,主要代表就是阿尔茨海默氏症治疗药物aducanumab。而最近针对脊髓性肌萎缩症(SMA)治疗药物nusinersen所公布的积极的研究数据显示,百健大胆的研发战略有可能会得到回报。不过,很多人预计,斯堪格斯的继任者将会对一些看上去更加保守的研发产品投下赌注。

7新基医药

摆脱来那度胺依赖

今年第一季度末,新基医药(Celgene)任命安思铭(Mark Alles)接替罗伯特·休金(Robert Hugin),担任公司新CEO。相比于吉利德的米利根,安思铭在新基医药并没有遭遇非常紧迫的问题,而这主要得益于公司的旗舰产品、抗癌药物来那度胺(Revlimid)的销售在持续不断地增长。

投资者对新基医药最关注的是其试验性克罗恩病药物GED-0301即将公布的研究数据,这是新基医药为数不多的前景看好的药物之一,预计将在未来10年推动公司的收入增长,让其收入多元化,以减少对来那度胺的依赖。在 8家公司的新掌门中,安思铭面临的压力最小,只需迎接公司的平稳过渡。

8瓦兰特

还债为首要任务

今年5月,随着迈克·皮尔逊(Mike Pearson)黯然下台,瓦兰特(Valeant)从竞争对手、专业药物生产商百利高(Perrigo)那里挖来了约瑟夫·帕帕(Joseph Papa)。帕帕的任命受到了外界的欢迎,但是,他接手的这家公司实际上继续在向错误的方向航行。

帕帕的首要任务就是出售公司的资产,以降低瓦兰特规模庞大的债务。

■综合编译/王迪 陈雪薇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