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研发 >> 研发资讯

生物类似物项目中的“专利舞蹈”

编辑说:随着近年原研药厂纷纷面临专利断崖问题,抢攻生物类似药(或称生物仿制药)开发成为一门显学。根据KellyScientificPublication的研究报告,截至2019年估计将有50%的生物药面临专利过期情况,至2020年美国的生物类似药市场规模可上看110亿美元,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来源:HPC药闻药事   2016-07-19 09:05生物类似物专利

全球重磅药物排行榜上的主力,小分子药物逐渐被生物药所取代,全球生物药市场成长迅速,其中又以美国的市场最大约占全球市场46%。

随着近年原研药厂纷纷面临专利断崖问题,抢攻生物类似药(或称生物仿制药)开发成为一门显学。根据KellyScientificPublication的研究报告,截至2019年估计将有50%的生物药面临专利过期情况,至2020年美国的生物类似药市场规模可上看110亿美元,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根据汤森路透的权威数据,中国在研生物类似药数量已经全球第一,其中,冠军是遥遥领先的苏州的康宁杰瑞(28个),亚军是齐鲁制药(10个),而嘉和生物、中信国健、哈药和厦门的特宝生物4家公司以8个在研生物类似药并列第三,由于产品昂贵,传统的中国-非洲-新兴国家-发达国家的“农村包围城市”路径不易走通,随着美国生物类似物法规的落地,从“城市到农村”成为生物类似物国际化的必由之路。美国作为生物类似药最具潜力市场,所以熟悉其相关的法规和专利规定都至关重要。

美国的生物类似药快速审批路径被规范在「生物制剂价格竞争与创新法案」(BiologicsPriceCompetitionandInnovationAct,简称「BPCIA」)中,除了审批的相关规定外,该法案还制订了一套用来解决原研药公司与类似药公司双方专利纠纷的制度,该制度被称为「专利舞蹈」。

由于专利舞蹈的相关规定复杂,目前美国各大生物类似药厂都还在测度法规要件与解释的各种可能性,试图找出对自己最有利的作法。中国企业若欲开发生物类似药并规划于美国上市,不得不好好关注此领域的法规与实务动向。

1.BPCIA专利舞蹈程序

BPCIA中有关专利纠纷解决的程序,包括了一连串要求类似药公司与原研药公司轮流执行的动作,大略可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信息交换程序、专利范围谈判与诉讼、及上市前通知。

2.“专利舞蹈”能不能不跳

从上图可以看出,“专利舞蹈”的规则可谓复杂,类似物厂家与原研厂家有大量的互动,这是一个双方都不情愿参与的舞蹈。所以从目前批准的类似物来看,很多企业都试图规避走这么复杂的渠道。

依照目前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对BPCIA的解释,可以预期避开“专利舞蹈”的好处有三:第一,可避免在诉讼前揭露公司的商业机密,原研药公司若想知道类似药的制造工艺细节,只能透过美国诉讼的证据发现程序(Discovery)来取得,但前提是,原研药公司必须确实握有制造工艺相关专利才能要求被告揭露制造工艺信息,这将使原研药公司须在不确定对方是否侵权的情况下提起诉讼,承担更多的变数。其二,依照BPCIA专利舞蹈的规定,类似药在真正上市前可能会面临两次以上的诉讼,第一次为信息交换完成,双方协调出首次诉讼范围后,第二次在类似药公司提出上市前通知后。不按照专利舞蹈的程序,可能迫使原研药公司在一开始就提出所有专利来进行诉讼,将原先分为两次诉讼的专利合并在一次解决。第三,避开专利舞蹈可能缩短解决专利纠纷的时间。类似药公司若在收到FDA接受审查通知后20天内不向原研药公司提供完整资料,原研药公司很可能在较早的时后提起诉讼,如安进对山德士一案中,安进即在第109天向山德士提起诉讼,相较于按照专利舞蹈程序通常要等待将近8个月才进入第一次诉讼,时间提前许多。

虽然就目前的最新发展来看,回避专利舞蹈可以避免一些程序上的麻烦,但真正原研药和类似药公司的输赢仍是在诉讼战场上见真章,比的是谁对专利信息与法规的掌握度更高。因此,想要进军美国生物仿制市场,如何掌握并控管专利风险、提早搜集有利证据仍为最重要课题。否则,将诉讼提前也只是提早出局而已。

3.“专利舞蹈”不得不跳的部分怎么跳

“专利舞蹈”是为了解决专利纠纷,是BPCIA的一部分,申请生物类似物还是要遵守BPCIA制定的大部分游戏规则的。比如提出审批申请之前,仿制药公司依然不能提出确认诉讼。

不过,美国的专利纠纷除了透过法院途径解决之外,还有专利复审制度可以运用,后者由美国专利局辖下的专利审讯上诉委员会(PatentTrialandAppealBoard,简称PTAB)负责审理。生物类似药公司在提出审批申请前,仍可先向专利审讯上诉委员会提出授予专利权后复审(PostGrantReview,简称PGR)或多方复审(InterPartesReview,简称IPR)。其好处在于费用较节省,可能只需诉讼费用十分之一,另外还具备时程上的优势。专利审讯上诉委员会一般在收到请求人提出请求后6个月内会决定是否接受审理,决定接受后12个月内就会做出复审结果,整套复审程序走完最多仅18个月,比起诉讼时间要快上许多。

2013年6月间Hospira即针对杨森(Janssen)促红细胞生成素(epoetinalfa)的治疗方法专利(U.S.Pat.6,747,002)提出多方复审请求,成功迫使杨森在同年9月主动放弃该专利有关的权利要求;另外,2014年12月殷格翰(BoehringerIngelheim)一口气对基因泰克(Genentech)3件利妥昔单抗(Rituximab)的治疗方法专利(U.S.Pat.7,976,838、U.S.Pat.7,820,161、U.S.Pat.8,329,172)提起多方复审,但专利审讯上诉委员会最后仅接受了US’838专利和US’161专利一半权利要求的复审请求,目前仍在审理中。

无论如何,美国专利复审制度提供生物类似药公司一个相当好的工具与战术,仿制药企业有机会在提出生物类似药审批申请前,化被动为主动,先行解除原研药公司的专利威胁。许多原研药公司惟恐专利最终被无效,主动向申请复审的申请人寻求和解也是常有的事,仿制药企业藉由此等主动进击,有助于提升协商优势增添谈判筹码,达到商业目的也换得商业利益。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