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资讯

深度解读:医药电商试点两年止步

编辑说:互联网公司热切希望发展医药电商,是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怪现状。长期以来,中国的医药市场都是牢牢地掌握在医院手中。

来源:南方周末   2016-06-16 09:28医药电商

试点两年,国家食药总局再度叫停医药电商平台。面对挡不住的医药电商潮流,摇摆的监管政策何时能不再摇摆?

两周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简称国家食药总局)叫停了三家网上售药试点平台。

2016年5月27日下午4点,天猫医药馆给入驻平台商家发送了一则《关于药品类目紧急管控措施的通知》,并要求商家即日起勿再发布销售药品。

这一次的暂停不止是针对天猫医药馆,试点的另外两家八百方医药健康网购商城(下称“八百方”)和1号店都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在5月底6月初都接到了暂停的通知。

医药电商下一步怎么走,没有人知道。

一家大型连锁药店电商负责人李勇对南方周末记者称,他第一次听到要暂停第三方药品销售是在2016年2月底。当时,国家食药总局召集天猫医药馆、1号店、八百方三家试点机构及一些在平台售药的药店企业开沟通会。

“国家食药总局说试点到期了,要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但总的意思是要停掉。”一位参会的内部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次会议让“暂停第三方平台售药”的传闻在医药行业内部小范围流传开。到了今年5月底,传言就变成了现实。

不过,李勇说,“好像后面又有一些松动,就是说先急刹车,后面再出新的政策。”

5月28日,八百方董事长张小兵也接到了广东省食药监局的短信通知。“当时大概就是说确定要停掉。”张小兵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三天后,他接到广东省食药监局的正式通知。但是具体到什么原因,“未明确说”。

从时间上来看,三家试点机构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结束试点。2015年8月份,国家食药总局就找三家试点企业开了一次总结会。不过,当时国家食药总局并没有给明确的结论,“也是一种默许,试点继续延期。”张小兵说。

不过在他理解,此次之所以叫停,“可能是试点效果未达到国家食药总局的预期”,“对于医药电商的尝试,总局可能认为在监管上还需要规范,毕竟三个平台所做的方向不一样”。

天猫和1号店的模式类似,是传统电商的打法,流量占优势。八百方规模相对来说较小,侧重于医药咨询和服务。但是三家相同的一点,都是持有C证(可以向个人提供自营非处方药)的药店入驻平台进行网上售药。

针对于真正停止的原因,截至南方周末记者发稿之时,国家食药总局并未给出相应的解释。

挡不住的医药电商

第三方医药平台网上售药试点实际上已经有两年多时间。2013年8月28日,河北慧眼医药科技95095平台拿到了第一张互联网药品交易B2C的A证,A证意味着他们可以自建网站在线零售药品。

当年11月12日,该平台获得国家食药监总局互联网第三方平台网上药品零售试点资格。

2014年1月,阿里巴巴斥资13亿港元入主中信21世纪,之后更名为阿里健康,并以300万元的总代价购入河北慧眼,从而间接持有了第三方平台网上售药资格。不过2015年8月13日,天猫也拿到了互联网药品交易B2C的A证。之后,天猫医药馆名正言顺地可以网上售药。

另外两家分别是2014年7月获批的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4年8月获批的上海1号店。而根据国家食药总局此前的公告显示,试点期约为一年。

照此计算,到2015年9月份,试点就已经结束。阿里公关部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天猫曾经在到期之后申请试点续期,但未得到国家食药总局的批复。所以在政策默许的情况下,三家继续在网上销售药品。

但是从上面三家网站上可以看到,相关OTC(非处方药)依然在销售。一些药店的客服人员称,他们并未收到天猫方面要求几月几日暂停销售的通知,所以依然可以销售。李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政策给予的期限是到6月底,所以到7月份才可以看到是否真正停止销售。

互联网公司热切希望发展医药电商,是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怪现状。长期以来,中国的医药市场都是牢牢地掌握在医院手中。国内药品渠道基本是两部分,一个是医院渠道,卖处方药,另外就是零售药店,卖OTC和一些保健、器械产品。

医药市场信息调查公司IMSHealth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医药市场达到11000多亿人民币。医院作为处方药的主要销售渠道,占总销售的77%,零售药店和第三方终端渠道占比分别为10%和13%。

在主管部门点头之前,很多互联网公司就已经开始摸索医药电商。

2011年6月,阿里就成立了天猫医药馆,但18天后就被主管部门约谈整改。次年又两次开张,同样也是因为没有相应的资质,被叫停。

张小兵的八百方却顺利很多。张小兵早年当过医生,之后十多年一直在医药行业,2009年12月,他成立了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当时他设想,做一个平台,让大家入驻,将传统的小药房整合,做成类似淘宝的形式。“你不需要自己买辆车,我们把车弄好,你过来用就行。”张小兵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虽然当时是政策空白期,但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州,张小兵的想法也得到省监管部门的认同。2010年6月,八百方刚上线,免费入驻的优惠吸引了三百多商家。

“当时对互联网,大家都不懂,就先走呗。”张小兵说,“早期每天交易量几百上千块,一个月也就几万块钱,当时用户习惯还没有,也不知道上网去买药、咨询。”现在,八百方平台每年有几个亿的交易额。

放还是收?

在张小兵开始做平台的时候,其他人也逐渐嗅到了平台的商机。

2010年之前,持有A证的也只有五家,原来的A类牌照并不是为了平台而去申请的,在当时只是作为一个政府招标的平台。

但到了2013年,互联网发展起来后,A类牌照开始受到市场欢迎,当年国家食药总局就批了4家,到2015年批了10家。目前在存续期内的A类牌照就有24家。

每年都会参与很多医药行业会议的李勇明显感受到了同行的变化。“早两三年,连锁药店的人对电商是不屑一顾的,但是这两年态度明显改变了,大家都非常重视”。

与此同时,国家食药总局也开始重视医药电商。之前,严格的牌照管制让医药电商一直没有能够发展起来。

真正的政策松动是在2013年11月,95095医药平台获得第三方平台试点资质。

2014年两会期间,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提交了《关于试点网上药店销售处方药的建议》提案,建议开展网上销售处方药试点工作。

没想到,他的提案上交两个月之后,国家食药总局在2014年5月28日就下发了《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放开的尺度非常大,包括处方药网售解禁,销售主体资质由审批改为备案,当时业内人士预计,医药电商市场容量有望扩大4倍。

不过刚提交完政策建议,谢子龙马上就反悔了。在上述征求意见稿出台之后,他集合了十几家药房企业联名上书,反对现阶段放开处方药网上销售。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时主要的反对理由就是,药品配送的特殊性和专业性问题。

伴随着当时新政带给市场强大的期望,越来越多的药房觉察到了电商的重要性,开始申请C类牌照。张小兵曾经问过一个药店老板为什么要去申请C证,“那个老板说,‘摆着呗,反正不申请白不申请,趁着现在政策可以就申请呗。多拿个照,也没什么坏事’。”

不过,曾经让业内期盼的新政至今未能出台。“当时政策出来之后,监管层的意见也不统一,反对声音也很大,而且落实到具体的环节也很难,比如处方社会化的问题。”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医药电子商务研究课题组核心专家谷军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

在行业多年,李勇都看惯了行业的规律。“最终的结果就是行业发展越来越大”。

冲击线下药店

不少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医药界人士提到了一个共同的话题,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售药直接冲击了线下实体药店的零售市场。

“网上售药触及的是线下药店的利益。”曾经在医药行业工作多年的万擎咨询CEO鲁振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据商务部统计,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全国累计有517家企业拥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与上年相比增加164家。其中拥有网上零售类B2C证书(C证)共386家企业,新增了122家。

记者查询国家食药总局网站发现,当前持有C证的企业数量又在不到半年时间内新增了70家,达到456家。

越来越多的传统零售药店钟情于C证,因为有了C证,才可以向消费者网售非处方药品。根据国家食药总局规定,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分为A证、B证、C证三种。拥有A证书的企业意味着只能作为第三方平台为持有C证的商家提供信息服务。拥有B证书的企业可以向其他企业提供药品采购交易。

根据商务部不完全统计,2015年,医药电商销售总额达476亿元,其中B2B市场规模达444亿元,占医药电商销售总额的93.3%,B2C市场规模达32亿元,占医药电商销售总额的6.7%,订单总数超4000万。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10万的订单是通过网络下单。

从阿里2015年财报也可以看出,天猫医药馆的总商品交易额为47.4亿元人民币,占整个在线医药零售市场过半的份额,是阿里巴巴经营业务中增长最快的类目之一。阿里的数据显示,大约有六成C证药房目前已入驻天猫医药馆。

一位广州宝芝林药房的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他们网上的销售额已经占到总销售额的40%—60%,一旦暂停第三方平台网上售药业务,他们受到的影响非常大。

李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前医药网上销售的毛利率大概在15%左右,而线下药店的毛利率可达40%多。

在当前医药电商的销售中,保健品、计生用品、器械是主力品类。2015年,天猫医药馆年销售额TOP10的药品品种中,阿胶、肾宝片、六味地黄丸分别以1.76亿、1.29亿、4928万名列前三。

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称,当前OTC类药品实际上并不会对传统线下药店造成多少影响,最主要的就是电商将保健品、器械的高利润给分流了。

以血压计为例,往往线下药店的价格在百元以上,甚至几百块。而在网上,最少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一台血压计。李勇说,“线上的价格战已经打到让大家不相信是真药的程度了,这里面的利润真的是足够大,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触犯到很多人的利益。”

“现在,特别是做实体药房的,听到互联网这个词就以为是狼来了。”宝芝林药房的负责人说。

李勇说,现在对于一些上市的药企来说,每年的质询会上,大家都会问到一个问题——如何应对电商冲击。“对很多线下的公司来说,在一定程度上,线上就是敌对一方。”

合作者将变成竞争者

第三方平台暂停网上售药,是针对OTC药品,而对于很多药房来说,他们在网上卖的主要还是保健品、器械、成人用品等,所以谷军等专家认为,即使暂停销售,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

所以,试点一旦停掉,真正受到影响的是第三方平台公司。

在阿里发出公告之前的一个多星期,阿里方面找来在天猫医药馆入驻的十家药房企业开了一次内部会。一位参会的药店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阿里方面表态采取三步应对策略。第一步,“听国家的话,发布暂停公告”;第二步就是转成COD(货到付款),线上咨询,线下交易。“如果这种形式国家药监局认可,对医药电商也就10%的影响。”上述参会人士说。

但是,如果这种方式不被国家药监局认可,那么阿里就会走最后一步,自己拿C证,自己做。如果要拿C证,就必须要有连锁,这就意味着阿里将会在全国各地收连锁药店。

“对我们这种企业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在N年内,肯定会被阿里拉入价格战,但是流量又不如人家,钱也没人家多,我们就没法干了。”上述要求匿名的药店人士说。

阿里不会轻易放弃曾经花巨资收购的公司和牌照,况且马云曾放出豪言,“如果我们投资做对的话,三十年后,要让医生找不到工作,要让药厂变少!”

目前,中国药店的连锁化率还很低,区域化药房一直占据了主要的市场,但是如果阿里加入竞争,全国性的连锁药店估计都很难与之竞争。

“本来大家是合作伙伴,结果变成了竞争对手。”李勇说。

本来作为药店合作者的天猫医药馆,他们不会自己砸钱去补贴商家,只是号召商家补贴降价。但是一旦作为竞争者,李勇认为,阿里就会贴钱卖,类似于天猫超市那种打法,“买100送50”,“别说成本价很便宜的那种药,就算成本价很贵,他都照样倒贴钱,这样只要一年时间,线下药店全部就受冲击死了”。

市场中永远都会出现先行者。尽管阿里想到最后一步自己去做,但是就在行业内还在讨论怎么办的时候,京东就提前走了一步。

最近,京东自营医药馆“京东大药房”低调上线,京东在2015年11月收购了青岛安吉堂大药房(下称安吉堂),也是绕道获得了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C证。

2014年底,京东方面也正式获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A证。有了A证和C证,京东就走出了一条自己固有的“自营+平台”的老路子。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