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资讯

联盟“痛点”:成立实体公司可解?

编辑说:近几年来,虽然各地成立了大大小小的联盟,但得到业内普遍认同的不多,原因是联合采购难以落地,流于形式。不过,如今成立实体公司似乎成为解决联盟多年症结的可行之道。

来源:21世纪药店   2016-04-13 09:33联盟药店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联盟,有可能迎来复兴:3月1日,北京药店联盟的实体公司——北京京盟汇诚医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3月24日,重庆中盟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主办了规模较大的“中国品牌药店工商峰会”。

在药品零售行业整合的大背景下,联盟的这两个新动向值得关注。来自全国各地的捧场客众多,都闹出不小的动静,前者说明成立实体公司的模式受到联盟青睐,后者则是同行们都想看看中盟实体公司展示的“肌肉”有多强壮。

近几年来,虽然各地成立了大大小小的联盟,但得到业内普遍认同的不多,原因是联合采购难以落地,流于形式。不过,如今成立实体公司似乎成为解决联盟多年症结的可行之道。

联盟的必然选择?

当记者问及“成立实体公司是不是联盟的必由之路”时,原北京嘉事堂连锁药店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北京京盟汇诚医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周立首先给予肯定的回答:“联盟有些成员因为互相信任和共同的愿望走到一起,从联合到整合,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作为四川联盟的实体公司——四川省川联医药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已操盘联盟多年的朱鸿雁认为,如果不成立实体公司,联盟在利益的分配上就很难协调,“所以,还是以股东的形式成立实体公司好一些,可以明确股东的职责和利益,让大家清楚知道要干什么,要承担什么。”

与其他一些联盟的实体公司比较,北京京盟汇城医药科技公司也给行业带来了新意。据周立介绍,这家公司的股东中,有的原是北京药店联盟的战略合作伙伴或有业务往来的企业。实体公司“打造工商共赢生态圈”的定位,得到了股东们的一致认同。

记者看到18家股东的名单中,有一家是“环境国旅旅行社有限公司”。对此,周立解释说:“联盟本来就有一项业务是放在这个公司里的,成立实体公司后,这家公司自然也成为了股东单位。”

这种股东成员的构成模式让北京京盟汇城医药科技公司底气充足,如股东之一的新龙(北京)医药有限公司的整个物流区的设计面积有3.9万平方米,一期工程可支持50亿元的销售额。

周立对记者强调说:“当然,实体公司必须在北京联盟的领导之下,而不是独立运作。”

据了解,在与联盟的合作上,一些生产企业不再满足于产品合作协议的达成,而是希望能够介入更深。从3月下旬开始,川联的领导班子带领11家战略合作单位的业务负责人,分两批走访川联的43家股东单位,以解决沟通不畅、执行力不到位等问题。

朱鸿雁表示,以资本为纽带使股东单位的合作更加紧密,更加务实。

需具备什么“基因”?

如果成立实体公司是联盟的必经之路,这恰恰证明了第一个“吃螃蟹者”江苏药店联盟在战略上的超前眼光。然而,江苏药店联盟成立的实体公司——苏禾医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却未能成为后来者的“榜样”,这是为何?

在苏禾投资开办苏禾大药房时,原PTO常务副总经理、开元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兴乾就认为此举欠妥,“只要在江苏开药店,就会和股东的药店形成了竞争关系,药店怎么可能开得下去?”

不过,现在回头审视,苏禾的开店战略不一定是错的,因为苏禾大药房不同于普通药店,定位于做“多元化健康药房”。根据媒体的报道,江苏联盟的集体判断有两点,一是药品高毛利模式不可持续,二是应该走多元化发展之路。这样的判断今天来看依然是正确的,但是苏禾大药房的模式在当时却有点超前了:第一层的多元化区域设置了个人护理专区、母婴专区、医疗器械专区、功能食品和保健品专区,第二层的药品区设有中药饮片、OTC、处方药以及个人健康体验区——即使现在这样的药店也不多见,而且药店的多元化直到今天还处在摸索阶段。

李兴乾认为,目前联盟的实体公司做得相对较好的有中盟和鲁和,原因是其核心股东单位本身就承担了较大的进货量。如中盟的几个核心股东单位万和、新兴、惠仁堂等年销售额加起来已经有十几个亿,而鲁和的最大股东漱玉平民也承担了大部分销量,有的会员销不掉的漱玉平民甚至可以帮忙拿过来销售掉。

一个问题又产生了:当初广受业内关注、由百强连锁组成的中百联盟,要资金有资金,要规模有规模,为什么却“雷声大雨点小”?据一位知情者透露,中百联盟的大股东出资超过百万元,普通股东则是几十万元不等,后来钱都陆续退还了,原因是联采分销无法落地。

这位知情者分析说,中百没有成功的原因是“没有把游戏规则定好”。此外,作为中百联盟的发起者,益丰本身就有独立、完善的商品采购体系,到头来发现联盟会员加起来的采购量还不如自己一家,对联盟也就失去了热情,这也可能是海王星辰至今从不参加任何联盟的原因。

成功言之过早?

一个预示联盟实体公司发展前景美好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品牌药企负责人愿意放下身段,参加联盟实体公司举办的各种活动,而且支持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虽然在联盟成立实体公司的道路上,中盟和鲁和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但李兴乾认为现在谈成功还为时过早。

在李兴乾看来,与全国性联盟相比,省级联盟成立实体公司有两点不足,一是成员之间本身有竞争关系,二是区域受到限制。而全国性联盟的实体公司也会遇到一个挑战,即使实体公司有执行力硬性摊派任务,如何确定每年任务增长的合理性?“不能说今年任务量是2000万元,就拍脑袋定明年是4000万元。哪怕股东单位签了协议接受,到时候销不出去还是会出问题。”

全国性联盟与区域联盟孰优孰劣,至今尚无定论,就像在采访的过程中,对两者的实体公司各有支持者。但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已经成立、同样是股东出资的模式,为什么却有不同的结果?

或许如某些业内人士所推测的那样,将来在同一个联盟内可能出现几家实体公司的繁荣景象。不过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有的联盟成立了实体公司,却实际上名存实亡。如何做好联盟的实体公司,仍然需要继续在摸索与实践中不断完善。

联盟里程碑

萌芽阶段

代表性联盟

千家药房联合采购执行监督委员会:成立于2001年底,由川、滇、黔、渝的10多家中小药品经营企业组建。

绿色联盟:成立于2004年11月,由上海芝林大药房联合几家平价药店组建。

橘洲同乡会:成立于2004年10月,即金百合单体药店联盟的前身,由广东思明药业及广佛地区一部分药店组建。

起步阶段

代表性联盟

PTO:成立于2005年1月,由贵州一树、安徽丰原、扬州大德生、甘肃众友等八家连锁出资联合成立,以管理输出为主。

特格尔:成立于2005年9月,由“绿色联盟”改名为“特格尔中国药店采购联盟”,以产品输出为主。

金百合:成立于2006年10月,由“橘洲同乡会”更名为“金百合单体经店联盟”,主要服务对象是单体药店和小连锁。

发展阶段

代表性联盟

江苏药店联盟:成立于2009年10月,由江苏常州恒泰、隆泰源等11家连锁药店组成,拉开了省级联盟成立的序幕。

开元联盟:成立于2009年12月,由大连奇运生、哈尔滨宝丰、江苏大众、厦门鹭燕等连锁药店共同投资2000万元组建。

中盟:成立于2010年8月,由重庆万和、河北新兴、兰州惠仁堂等连锁药店共同出资组建。

中百联盟:成立于2011年8月,由杭州天天好、益丰、上海复美等百强连锁药店组成。

鲁和:成立于2011年9月,由济南漱玉平民、山东康源医药、青岛医保城等山东省内11家医药连锁企业共同出资组建。

论坛

什么样的实体公司更有“钱途”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无论作出任何选择,都是为了追求一种更好的结果。成立药店联盟,选择实体运作,同样是为了更好的“钱途”。那么,如何运作才能更有“钱途”?作为药店联盟的见证者与参与者,他们都有怎样的经验与体会?

嘉宾

朱鸿雁 四川省川联医药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周 立 原北京嘉事堂连锁药店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北京京盟汇诚医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

曹 迁 金百合单体药店联盟常务副理事长

谁的前景更美好

《21世纪药店》:在以股东制组建实体公司方面,您认为全国性联盟和省级联盟哪个更合适?为什么?

朱鸿雁:具体要看你掌握全国性的资源多一些还是省级的资源多一些。如今,一些工业企业如哈药、千金、康弘等也在进行渠道变革,注重区域市场的开发与拓展,联盟就相当于他们的一个大KA大客户,只要把省级联盟做好了,他们也非常愿意合作,因为这符合他们的利益。

周立:两者并不矛盾。成立省级联盟,是在省级范围内做一些事情,而省级联盟有许多会员也加入了全国性的联盟。相对来说,从执行力的层面来讲,省级联盟更容易操作一些。全国性联盟和省级联盟在品种的选择上存在着差异化,联合采购只是省级联盟的职能之一,省级联盟联合到了一定的阶段会走向整合,从这点来说省级联盟可能会走得更远。

曹迁:更看好全国性联盟一些。连锁都有扩张的需求,大多省级联盟的股东,同在一个县域或者市域,势必会形成竞争,在这种相互间的冲突下,实体公司很难去平衡,可能就会造成部分成员的退出。相对省级联盟而言,在地域上,全国联盟是有优势的,这种问题没那么明显。

结合要从实际出发

《21世纪药店》:您认为联盟是强强联合较好,还是以强为主、强弱结合的模式较好?

朱鸿雁:哪个模式比较好,做了才知道,条件、领导者不一样,同样的模式结果也不同。我觉得还是要看拥有的资源,像我们川盟的成员,都不太强,大家都差不多。有老大带头的,如鲁和,漱玉平民的销售占70%~80%,其他的小兄弟跟着他跑也不错。大家都差不多,假如有一家比股东单位更小的企业愿意承担更多,那么大的股东也愿意和他一起走。

周立:我觉得可能是后者好一些。

曹迁: 这是两种形态,都有存在的价值。就强强联合而言,全国性联盟更有优势。关键点就是消化力,每个联盟都是以联采为基础的,比如说全国联盟在两个省市都有前三的连锁成员,那么厂家自然不敢忽视它,因为它的消化能力摆在那儿,和厂家谈判的话也就更有底气一些。如果以省级联盟来说,强弱结合也有它存在的道理,像山东鲁和联盟,在一个区域内,漱玉平民和燕喜堂两个大哥的消化力能占大头,其他的小头给下面各个地市级的中小连锁来瓜分,这种联盟厂家也是很看重的。

最终要靠利益捆绑

《21世纪药店》:实体公司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了联合采购能否实现,以前也有联盟成立过实体公司,为什么没有成功?

朱鸿雁:也许开始是靠感情把大家拉在一起,但终究要靠利益来捆绑,关键是在销售任务的分配上要公平合理,比如不是根据企业门店的规模大小,而是根据股份的多少承担多少的销量。

周立:这跟当时的环境、联盟成员的心态等有关。比如苏盟成立的实体公司,是药店联盟的第一家实体公司,没有成熟的模式和经验可供借鉴,要靠摸着石头过河。以前许多药店是抱着不加入怕吃亏的心态,而现在大家都认识到,联合是大势所趋,主动要求联合。

曹迁:总体来讲,是实操阶段的问题,产品价格、品种、任务量都是制约因素。药店也是个商圈经济,每个商圈的消费者是有差异的,所以每个商圈的药店的产品选择也是不一样的,那么在产品上如何做抉择就很考验联盟的功力了。如果一旦出现任务强压的情况,成员退出也就不足为怪了。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