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米内网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会员专区登录入口>>

请输入用户名或手机号

6-16个字符(字母、数字、特殊字符)忘记密码?

首页 >> 资讯

【“两会”药事】供给侧改革“十三五”主打分级诊疗

编辑说:长期以来,我国城乡“二元”结构和倾向城市的资源分配制度,导致卫生事业发展也呈现“二元”特征,造成很多可以在本地看好的疾病也选择到北上广诊疗的现象。2015年 4 月 1 日,中央深改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构建布局合理、分工协作的医疗服务体系和分级诊疗就医格局”。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6-03-11 11:03供给侧改革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都很关心“十三五”期间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全国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子龙认为:“建立科学有序的分级诊疗制度,就是依据疾病轻重、地域分布、病人需求和经济条件等不同情况进行分级,让城乡居民享受到同样优质的医疗服务。”

不过,单纯依赖现有线下传统改革,要实现群众有序、分层就医,显然“势单力薄”。

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认为:“在国家全面推进‘互联网+’战略背景下,借助互联网推动‘分级诊疗制度’的实现,是不可忽视的一种潮流与机遇。”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认为:“实现分级诊疗的一个重要条件是患者信息共享。只有让医务人员及时了解患者的健康、诊疗、用药情况,全程跟踪病人的健康信息,为患者提供连续的整合医疗服务,才能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体系。”

供给侧改革促进分级诊疗

北京大学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指出:“我的期望就是尽快加强进行医改的供给侧改革,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医保制度建设相对有成效,但医疗服务体系建设步伐太慢。其关键是大医院拥堵问题的解决必须从分级诊疗切入,而做好分级诊疗必须落实到行动,从以前的管理需方回归到管理供方。”

马化腾希望有更多的供给侧改革,他指出:“目前国内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由于‘单位人’等种种现实因素的羁绊,医生自由执业在不少地方仍然障碍重重。应该进一步落实医生自由执业政策,逐步消除让医生成为‘自由人’的隐性障碍,让医生的医德和技术能够获得相应的市场价值,从而优化医疗资源的配置效率。”

互联网医疗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商业模式,马化腾认为,互联网对“十三五”期间促进分级诊疗大有裨益。他建议:“监管部门积极支持并总结分级诊疗制度的创新与试点经验,通过切实有效的政策举措,积极鼓励包括互联网与科技公司在内的各种社会力量,参与到分级诊疗制度在各地的探索与完善中去。同时,可通过远程教育与远程医疗等手段加强基层医疗培训,培养更多合格、值得信赖的医生。特别是要培养基层医生使用移动医疗设备的习惯,做好中老年人的健康管理,助力‘保基本、强基层’。”

试点互联网医院获支持

作为一种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新型智慧健康医疗服务平台,互联网医院已经在不少地区先行试水。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肿瘤医院副院长葛明华表示:“互联网医院的诞生一定会催生大量的形式多样,与目前完全不一样的跨地区、跨国界、跨行业的医联体,也必定产生新的支付方式和药品、诊疗支持方式。这就需要从顶层设计开始,持续改革现有的医疗体制,完善现行医院、医疗管理法律法规体系,完善医疗保险体系和药品保障体系。”

随着各地互联网医院的挂牌和落地,更多打破原有地域界限和行政管制的医疗服务方式将出现,各实体医院和互联网医院在医疗市场上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郭广昌在他的提案中建议,“加快在条件成熟地区推广乌镇互联网医院的经验。既然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得到了政策的特殊审批,并已尝试在‘在线诊疗’、‘在线处方’等一系列行业问题上进行突破,这一平台利用和复制的价值就显得比较高,可以尝试这一模式和更多条件成熟地区的医院合作,把更多的医院、医生连到线上,实现在线诊疗的规模化,推动分级诊疗真正落地。”

不过,尽管投资界对互联网医疗高度关注,但普通老百姓的使用兴致并不高,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医保尚未覆盖互联网医疗服务。

郭广昌说:“围绕未来的互联网医院模式,我建议相关部门统筹安排,进一步在在线医保服务、在线医药服务(医保药品在线报销)等方面进行开拓性的尝试。”

在医保支付环节,马化腾建议,可考虑在完善互联网医保支付使用政策法规的基础上,允许合规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进入,由居民个人选择支付公司,建立起便捷的医疗保险网络支付制度及通道。

远程医疗不能取代线下

目前,一些省市互联网医院已逐步落地。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立医院院长许戈良透露:“我省在‘互联网+’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鼓励大医院试水远程医疗,实现老百姓不出县就能网上接受省级医院专家看诊。”

许戈良表示,“其实包括省立医院在内的大医院已经在做,但是推进速度很慢。我们医院和县医院直连互联网,会诊、读片都可以,西藏也有直连。目前已经有10家,但去年一年才看了500例,西藏只有3例。”

对于眼下热炒的互联网医疗,也有代表委员表示担心。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范利认为:“互联网远程医疗是新的发展模式,也是趋势,但大医院的医生毕竟有限,医生培养需要时间,高层医疗资源短缺,有些专家年事已高,他们可以利用远程网络时时指导和互助,像301医院与900多家医院开展远程医疗,通过视频,医生可以对疾病进行诊断,也避免了患者在时间和交通费用上的浪费。”

不过,就目前来看,互联网医疗还不能实施真正意义上的医疗行为。范利强调,“医生诊断是要接触病人,医生不见病人避免不了一些误诊漏诊,我们可以提供咨询服务和就医参考,但真正确诊需要当地医院给出结果,需要医生现场面诊。”

此外,虽然通过互联网医院大大便利了人民群众的看病就诊行为,但病人电子档案和健康数据信息化也容易导致个人信息泄密。葛明华建议:“要从技术上进一步加强互联网医院自身的信息数据管理,确保就诊记录、检验报告和影像报告等医疗、诊断数据等电子医疗档案的安全。”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