鐧诲綍

绫冲唴缃戜細鍛樼櫥褰

杩樻病鏈夎处鍙凤紵绔嬪嵆娉ㄥ唽>>  浼氬憳涓撳尯鐧诲綍鍏ュ彛>>

璇疯緭鍏ョ敤鎴峰悕鎴栨墜鏈哄彿

6-16涓瓧绗︼紙瀛楁瘝銆佹暟瀛椼佺壒娈婂瓧绗︼級蹇樿瀵嗙爜锛

首页 >> 医药招聘

生物博士过剩现象日益严峻,我们该去哪找工作?

编辑说:有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生物博士正从博士培养的生产线上出来:2003年,整个美国得到科学博士学位的毕业生有21343人,而到了2013年,这一数字增长了41%。其中生命科学增长速度最为惊人。这一趋势在全球范围内都很相似。

来源:生物谷   2015-12-10 09:40生物博士医药人才医药就业

"从1977年开始,我们就建议学校的研究生院重视研究生的人数控制,但当时没有人听进去",今年十月份在波士顿召开的一个会议上,Paula Stephan博士对200多名博士后与博士生交流时提到。

Stephan博士是佐治亚州立大学知名的经济学家,她一直致力于理解经济与科学,尤其是生物医学之间的关系。在这一主题为"未来研究"的会议上,Stephan提到了许多人都不愿意正视的一个事实:目前整个学术研究队伍的增长繁衍速度十分惊人。至于生物医学领域,"毫无疑问,我们目前培养了太多的博士,而相应的职位却十分紧缺"。

有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生物博士正从博士培养的生产线上出来:2003年,整个美国得到科学博士学位的毕业生有21343人,而到了2013年,这一数字增长了41%。其中生命科学增长速度最为惊人。这一趋势在全球范围内都很相似。根据2014年针对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34个成员国的相关调查,在过去17年中,从研究生院毕业后得到博士学位的人数从0.8%增长到1.6%。

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博士生都有从事科学研究的打算,但大部分人还是把学术界作为以后从事的大致方向。然而,如今全球严峻的就业形势使得进入学术界十分困难。博士毕业生的庞大人数与有限的就业岗位之间的鸿沟使得大部分博士只能长期从事不稳定的博士后工作,这一问题引起了美国社会的注意。十年前,生物专业的博士失业率为28%,而如今这一数字上升到42%。尽管如此,仍不断有新人涌入生物这个坑中。这一现象令stephan博士也很难理解,她在著作中提到:"为什么?为什么面对如此昏暗的工作前景,仍有那么多的人选择进入研究生院学习呢?"

原因之一是研究所方面给予的刺激太少,因此他们没有萌生离开的念头。由于研究经费有限,课题工作量又大,教授们都希望手下有很多便宜又肯干活的博士研究生与博士后。学校方面因为明白博士生与博士后在帮助教授们产出世界级的研究成果十分重要,因而也选择忽视这一问题。"整个生物医学体系是建立在大量的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博士生与博士后之上的,说到改变这一现状会令他们感到尴尬。"哈佛大学法律系的劳动经济学家Michael Teitelbaum博士说到。

不过最近一些事件显示这一问题正在被人们正视。9月份,一群高水平的科学家(Harold Varmus, Marc Kirschner, Shirley Tilghman and Bruce Alberts)联合起来成立了"生物医学解救计划"网站。在这一网站上科学家们可以给出各类建议,修复面临破产的生物医学研究体系,并解救那些水深火热中的博士们。"我们应该怎么提高研究生教育水平,从而培养出一群更有效率的科学工作者,同时减少他们日后就业的压力"。这是该网站的宗旨。

《自然》杂志也曾向33位博士生,科学家,博士后以及劳动经济学家请求一些这方面的建议。尽管有细微的差别,但大体上他们一直认为这一现状急需改变。

"追踪"博士群体

最一开始需要面临的是这样一个事实:提供这些年轻博士以及其导师的信息,并据此判断该学生究竟是适合进入学术领域还是应该转行。学生们一般不会针对性地分析自己究竟想干什么或者什么才真正适合自己。

2015年《自然》杂志向全球3400名研究生进行了调查,大部分人对于以后继续学术研究保持乐观。78%的人表示未来有可能或十分有可能以学术为职业。51%的人希望在未来1-3年内能够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实际上,美国只有26%的博士研究生最终会得到终身的学术职位,而需要的时间也明显会长于他们的预期。

尽管已经有一些数据表明职业道路的发展路线,但在目前严峻的就业形势下,一些转型阶段仍有鸿沟存在。今年1月份,美国研究生顾问委员会提供的一份报告指出,如今美国以及加拿大等地的博士毕业后的去向并没有规律可循。

十月份,斯坦福大学发表了他们追踪博士毕业后5到十年的发展历程分析结果。结果表明,生物医学类博士生继续博士后研究的比例由之前的41%下降到了31%,其中很多转行进入了商业,政府以及公益组织。这一结论也反映了学术道路的瓶颈所在,同时也反映了商业界的勃勃生机。

Lane目前正领导一个更为详细的职业追踪调查计划,名为"UMETRICS"。该项目由密歇根大学支持。通过收集大学数据库中匿名的人力资源管理数据(主要是收入,工作地点以及职位),UMETRICS能够为研究生提供准确的校园内部的职业报告。比如,一个爱好化学的博士就能够通过这份报告找到以前的毕业生去向如何,如今的工作内容以及收入水平如何。这会使将来的毕业生眼界大开。

"重塑"博士生

许多博士生都享受经过思想自由的博士阶段后顺利地过渡到其他领域。然而很多学生还需要充分的准备与训练,比如管理的能力,控制预算的能力以及交流的能力。"很显然,这些能力都需要额外学习,因为研究生期间大部分时间都会花在科研上"。加州旧金山分校的博士后Joanna Klementowicz说到。

目前很多国家的研究生教育体系都是类似于"学徒"的模型。其中实验室负责人负责训练年轻的研究员的研究能力。这一模型自从1800年柏林大学第一个现代博士学位授予开始便已经形成传统,尽管如今整个科研行业已经大不一样。

使博士培养方式变得现代化能够提高实验产出以及实验设计能力。博士们拥有其它一些软实力之后还能够提高他们的就业机会。"我们需要在不影响培养科研人才的宗旨的前提下改革培养的方式,使得将来的博士们能够更加符合社会的需要"。

一些研究所以及基金委已经开始采取措施。2013年,NIH成立了泛科学训练项目,这一项目花费370万美元,用于提高生物医学博士生与博士后的各方面能力。"从雇主哪里得到的信息显示,大部分博士生还没有做好从事学术以外领域工作的准备"。

在USCF,参加泛科学训练项目的博士生们都需要花费9个月的时间接受管理,交流以及团队协作的训练,之后,他们会以小组的方式建立职业规划。"这一项目的目标很实际,我学会了去寻找我能胜任的岗位,同时也是我愿意从事的工作",参加这一项目的博士后Klementowicz说到。

一些科学家认为团队合作十分重要,它反映了如今科研界合作现象的高度普遍化。哈佛医学院的院长David Golan认为学会团队合作是研究生学士阶段最为重要的内容之一。"我们甚至要求学生在申请入学之前就要组成团队",之后这些组织起来的学生将会被分配一个课题进行合作研究并接受检查。

此外,科学家们还提出了诸如"'分离'博士生",即将一部分博士生往非学术方向培养;以及"剔除博士生",即粗暴地减少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等等。不管怎么样,博士生日益增多的问题的确引起了学界各方的关注。希望这一问题能够早日解决,也希望将来的博士生能够顺利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不论是否与科研相关。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