鐧诲綍

绫冲唴缃戜細鍛樼櫥褰

杩樻病鏈夎处鍙凤紵绔嬪嵆娉ㄥ唽>>  浼氬憳涓撳尯鐧诲綍鍏ュ彛>>

璇疯緭鍏ョ敤鎴峰悕鎴栨墜鏈哄彿

6-16涓瓧绗︼紙瀛楁瘝銆佹暟瀛椼佺壒娈婂瓧绗︼級蹇樿瀵嗙爜锛

首页 >>

药品集中采购新政研讨高峰论坛 大咖齐聚共议招采痛点

编辑说:11月26日,由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主办的首届“中国(广东)药品交易年会”在广州中心皇冠假日酒店举行。在高峰论坛环节,与会专家、学者就药品集中采购新政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来源:米内网   2015-11-30 13:56药品交易药品集中采购医药论坛

11月26日,由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主办的首届“中国(广东)药品交易年会”在广州中心皇冠假日酒店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就2015年国家药品集中采购新政解读、广东省未来药品集中采购交易模式新方向、医保支付制度如何与集中采购制度联动展开了热烈的探讨。在最后的高峰论坛环节,主办方更是邀请了卫计委领导、采购中心领导、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以及医药工业医药商业企业等代表,一起探讨药品集中采购新政策,更有诸多火辣问题直击招标痛点,精彩纷呈。

IMG_4403peitu.jpg

参与本次论坛的嘉宾,从左到右分别是:江苏恒瑞销售公司省区经理刘涛;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戈韬;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医药经济报》总编陶剑虹;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医药政策室主任傅鸿鹏;广东省医药采购服务中心主任杨哲;RDPAC医药市场准入总监朱波;广州医药有限公司销售中心总监程震。本次论坛由华中科技大学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昊主持。

以下是现场对话实录的精彩摘要:

主持人:我国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即“7号文”指导下开展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每个省的方案其实是不相同的。那么,同一企业所生产的同一药品,在不同省份会有不同的身份,也将面临不同的命运。请问,这种现象是否合理?若合理,其合理性在哪里?若不合理,其不合理性又在哪里?

傅鸿鹏:我认为这种情况是具有一定合理性的。各省在经济水平、健康需求、医保支付水平,以及产业发展阶段都不一样,政府在药品集中采购实施条例修改时,也需要考虑支持落后地区的发展。当然,根据实际情况,各地区有些差异化的政策,不太具有可比性。

陶剑虹:实施以省为单位的集中采购,肯定有它的合理性,当然也有不合理的地方,这其实是个哲学问题。正如傅主任所说,由于各省经济水平、用药习惯、医药经济产业布局存在一定差异,同时,考虑到终端的用药需求,在当前的过渡时期,以省为单位的药品集中采购存在一定合理性。虽然现在还无法形成全国统一市场,但是,在未来,伴随着中国医药走向国际化,招标采购规则必将逐步完善,医药市场日趋统一、规范。

戈韬:作为企业家代表,我们在这方面感触很深。从国家层面讲,“7号文”、“70号文”具有指导意见。而落实到各省份上,基于各地的实际情况、综合能力、医保支付能力、医疗水平等方面的具体细则、评价规则的差异性,我们认为在目前阶段是客观存在、相对合理的。当然,譬如在市场准入层面、质量层次的划分上存在区别,值得商榷。而随着新一轮招标的推进,可能主流企业对这些不合理的,或存在需要调整的政策,和具体实施方案上的关注和申诉,我相信,在以后将会得到客观公正的解决。

主持人:“7号文”和“70号文”明确指出,各地招标采购药品的开标时间统一集中在每年11月中下旬。当前,企业招标人员也正在应对来自各省招标带来的问题和压力。而目前碎片化的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必然会使得药品生产企业疲于奔命,或带来招标效率的降低。那么,能不能有一种很好的机制或体系,能把企业用于应付各种不同的体系或方案下的招标成本,转化成为可以节约的成本?请问应该如何考量?

傅鸿鹏:以省为单位的招标,和以往相比,其实成本是降低了的。以前的招标是以县、市为单位,层级多,付出的成本也会更多。按照这个思路,未来应该是实现国家统一招标。以前这种我是不敢想,但现在我发现也不是不能实现。譬如现在国家在做的,一是建立全国统一的数据库,所有的数据库都要上报进去;另一个基础性的工作就是统一编码,以后所有药品招标的企业都会有一个统一的编码。一旦完成,从国家层面统一招标不是不可能。

当然,考虑到全国的用药习惯、水平、样品系统的不同,以及汇款、成本等问题,真正全国统一还有很多阻碍,这都得有一个过程,也需要相应的社会环境的支撑和医改、一致性评价等的促进。不过,现在和历史相比还是很统一了,目前譬如通过网上报名、报价、竞价、采购结算等做法,已经是最大程度上的节约了成本,当然未来还有更多的解决办法,也相信未来会更好。谢谢。

主持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明确指出,未来药品价格采购机制是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药品价格的直接干预。但实际上,目前各省区集中采购,基本上形成的局面还是省级限价,而由政府主导的药品统一招标制度,也是争议不断,也是“市场”与“政府”之争。这个问题弄清楚,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那么,您是如何看待的?

朱波:非常感谢主持人给我这个机会。关于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若干意见,国家已经出台。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市场决定价格是市场分配资源起决定作用的关键。而实际上,现在实际上,除了麻醉药品等特殊药品,政府还在管控,未来药品价格主要还是由市场竞争机制形成。我们现在的药品价格已经在改革,与整个价格改革的方向是一致的。

程震:对商业企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指导性文件,也让我们看到,药品价格从政府定价在向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转化。不过,就广东省第三方的交易来看,我觉得议价产品的交易,还有很多产品的交易价格比较高,能不能有更好解决方法,或许在老交易规则里,一些好的机制也可以引导进来。另外,对于低价(好)产品,如何发挥最大效果,可能这方面也需要政府调节的手来进行。所以,我觉得,有时候市场作用更大,有时候也需要政府的作用,看不同阶段更需要哪种方式。

陶剑虹:价格是非常敏感的话题,尤其是药品和医疗的价格。当前正在进行药品价格改革,这是十分必要的。由于当前药品价格下行压力较大,不过,药品作为特殊商品,其价格需要保持在相应合理范围。药品生产、流通环节竞争充分,市场化程度高,相比医疗机构市场化程度低,存在一定的不对称,所以需要平衡行政和市场的力量。像救命药、妇儿用药、血液制品等药品要给予一定行政保护,而市场竞争充分的药品,则用市场化的手段去形成价格。

刘涛:在不同历史阶段我们承担的责任不同,有时候药价要放开,有时候又需要控制。譬如,对于高质量的产品,和能对重大疾病起到重要作用的产品,国家给予更多的支持,让药价更合理,能让老百姓的基本需求得到满足,这是很重要的。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