鐧诲綍

绫冲唴缃戜細鍛樼櫥褰

杩樻病鏈夎处鍙凤紵绔嬪嵆娉ㄥ唽>>  浼氬憳涓撳尯鐧诲綍鍏ュ彛>>

璇疯緭鍏ョ敤鎴峰悕鎴栨墜鏈哄彿

6-16涓瓧绗︼紙瀛楁瘝銆佹暟瀛椼佺壒娈婂瓧绗︼級蹇樿瀵嗙爜锛

资讯 >> 医院

正畸大师Dr. Roth的三句话

编辑说:美国RWISO(Roth/Williams国际正畸协会)2015年年会于10月19-21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Fort Lauderdale举办。来自世界各国的RWISO精英们在此就进行学术交流,精彩的临床病例演示令人受益匪浅。今年的RWISO年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主题,那就是:致敬Dr. Ron Roth。今年是Roth医生 去世10周年,这是一次向他致敬的年会。

来源:友睦齿科 凌学民   2015-11-24 16:00

Roth/Williams与中国的故事

对于Roth医生的认知,最开始只是从教科书上看到过名字,并不鲜活。Dr. Robert Williams,是Roth早期与Dr. Thomas Basta开设的The Foundation for Advanced Continuing Education (FACE)培训班的第一期学员,后来成为Roth的合作者,他们于1991年共同开设了Roth/Williams正畸培训班,在全球进行Roth/Williams正畸理念的教学。2008年,在埃蒙迪公司老总龙小平的帮助下,Williams以近80岁的高龄来到中国,开设了3期共7年的RW国际正畸临床教育高级培训班,带领Dr.Andrew Girardot、Dr.Jina Linton、Dr.Jorge Ayala P、Dr.Domingo Martín等名师,亲自为学员授课,把Roth的理念带给了部分中国正畸医生。

Williams在中国7年的教学中,分文未收,他说:“我教你们,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你们的患者!”这是一种怎样的思想境界!我有幸成为第一期学员,虽然那时已无缘目睹Roth的风采,却常常听到师长们含泪回忆Roth的点滴故事。师长们更是常常借用Roth曾经说过的话,来强调某些事情的重要性,这些话令我改变观念。这里我想借用Roth曾经说过的话,与牙科正畸医生一起思考正畸治疗理念方面的问题,也从侧面了解Roth作为一代正畸大师的风采。

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

从结束开始,即结束时预测的治疗结果会是你希望的吗?如果是,那就从结果开始倒推治疗计划。更明确的说法是Goal-directed treatment,即目标引导的治疗,这是R/W最主要的理念。这一理念很好理解,却又容易混淆。作为医生,怎么可能没有治疗目标呢?这其实是一个思维方向的问题。我们习惯于顺势思考,依据临床检查结果开始思考和设计治疗方案和计划,希望达到好的治疗结果,虽然有笼统的目标和标准,但却不够具体,有时因为考虑不周,或是为了省事或是迎合患者不合理的要求,就会避开一些问题,因此在治疗的过程中容易造成走一步看一步的被动局面。

R/W理念提倡的是先依据功能学和美学原则,定下具体详细的治疗目标或可测量的结果。再倒推要达成这样的目标,牙齿需要怎样移动(量和方向)?要移动这些牙齿,适用哪些机制?又需要什么方法和工具来实现这些机制?在使用这些方法和工具时,可能会遇到什么临床问题?这些问题与临床检查结果和口腔情况又有什么关联?要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等等。从而形成完整的治疗方案和详细的实施计划,这是个逆向思维。以最好的结果为导向的逻辑思维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复杂繁琐,不但要收集大量的临床资料,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进行计算分析和模拟,以及对其他学科的深刻理解。完美不一定可及,但一定是努力的方向。我想,这也是好医生真正的价值所在。要达到既定的治疗目标,除了要有完善的治疗方案和高超的技术之外,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诊断必须准确。

Diagnose,Diagnose,and Diagnose!

Roth用的是动词,因此强调的是诊断的方法与过程。作为医生,没有不重视诊断的。但Roth借用Dr. Tom Basta的一句话诠释了对诊断的理解:Don't believe what you see in the mouth。上课时师长们经常把这句挂在嘴边提醒我们。这句话当时对我触动很大,现在已深深烙进我的脑海。诊断的背后就是找病因。发现问题不难,找病因却不容易,特别是对一个功能系统进行综合诊断,往往会被表象误导。我们常常习惯于对看到的问题在局部范围内进行诊断,却忽视了整体。口颌系统的组成部分包括牙体牙髓组织、牙龈组织、齿槽骨、颌骨、舌头、咀嚼肌群、韧带、颞下颌关节盘突联合体以及呼吸道,这些组织与结构都是一个链条上的不同节点,互为影响。当系统动作不协调时,链条中最薄弱的节点就首先出现问题。因此,牙齿出了问题,原因可能在牙齿上,也可能不在牙齿上,牙齿可能只是“替罪羊”。正畸移动牙齿,是一种咬he(口合)重建。咬he(牙合)状态不能只看嘴里的咬合表现,还要考虑髁突的位置。当然,这个问题在学术上一直有争论。但是,Don't believe what you see in the mouth这句话至少给大家提了个醒,当问题得不到解决或结果出现偏差时,不妨重新回顾一下你的诊断方法和过程,是否被表象蒙蔽,从而导致诊断错误。

Our Heritage is Clinical

最后,再与牙科临床医生分享Roth的一句话:Yes,research is necessary for the future!Our heritage is clinical.Our job as a teacher is to produce clinicians who can consistently turn out excellent results; that’s our responsibility to the public,to all our patient!!!我想,这句话甚至也适用于所有工作在一线的临床医生。作为临床医生,就工作本身而言,把心思与精力放在如何持续地为患者把治疗结果做到最好,才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现有医疗体制下,对临床医生资格评定往往重科研轻临床,Roth的这句话是否对这种现象的思考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呢?值得深思。

其实Roth的理念不仅仅适用于正畸专业。从Roth的这些言语中,不难体会到他的伟大。我觉得Roth已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正畸医生了,他还是一位杰出的医学教育家。他的严谨在Williams身上得到了充分的继承。记得学习上颌架时,刚上好模型的颌架因石膏未干,颌架必须放在台面上不能轻易挪动。此时,年近80的Williams双膝跪在冰凉的技工室地板上,戴着老花镜和放大镜,从不同角度仔细地检查每个学员现场上好的颌架,并一一进行指导,这是最直击我们学员心灵的一个场景。

向Roth致敬!

向Williams致敬!

(作者:友睦齿科 凌学民医生)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