鐧诲綍

绫冲唴缃戜細鍛樼櫥褰

杩樻病鏈夎处鍙凤紵绔嬪嵆娉ㄥ唽>>  浼氬憳涓撳尯鐧诲綍鍏ュ彛>>

璇疯緭鍏ョ敤鎴峰悕鎴栨墜鏈哄彿

6-16涓瓧绗︼紙瀛楁瘝銆佹暟瀛椼佺壒娈婂瓧绗︼級蹇樿瀵嗙爜锛

首页 >> 2015年信息发布会

杨大俊:国际化研发抢占顶端专利价值

编辑说: “做创新药不是一句口号,更不应该为了创新而创新,每一个新药开发都应基于全球专利保护和国际标准开发思维来进行。”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15-11-02 09:53研发创新药

2.webp.jpg

亚盛医药董事长、

中组部“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 杨大俊博士

“做创新药不是一句口号,更不应该为了创新而创新,每一个新药开发都应基于全球专利保护和国际标准开发思维来进行。”在近日举行的第27届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上,亚盛医药董事长、中组部“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杨大俊博士发言指出,靶向抗肿瘤药物市场份额正在逐步增加,传统的化疗和放疗将会逐步退出市场,预期到2023年靶向抗肿瘤药物市场份额将会发展至60%以上。

聚焦肿瘤新药研发

按照WHO统计,目前国内肿瘤治疗情况并不令人满意。肿瘤患者的死亡率对比于欧美明显偏高,中国每年癌症的发病人数有300万,死亡人数大约有200万,基本上每6分钟都有一个人被诊断为恶性肿瘤;然而,国内目前的癌症治愈率只有美国的一半,根据中国癌症协会的统计数据,美国的癌症平均治愈率可以达到60~80%,但中国只有40%左右。

杨大俊在发言中表示,在肿瘤病人不断增长的情况下,肿瘤药物市场也在不断增长。摩根士丹利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抗肿瘤药物市场容量为340亿元,预期到2023年市场容量将达到1230亿元,未来10年市场平均增长率为14%。“肿瘤靶向药物开发在国外已发展十余年,美国在2002年推出第一个肿瘤靶向药物,并在针对Bcr-Abl、EGFR、VEGFR等激酶靶点取得近30个药物上市,而中国近三年来仅有3个药物获批上市;抗肿瘤药物未来的发展趋势将形成传统蛋白激酶抑制剂,特别是抗耐药的第二、三代产品,以及肿瘤免疫治疗、特异诱导细胞凋亡药物三大靶向抗肿瘤药物联合的基础治疗方向。”

然而,据CFDA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数据显示,国内药品注册申报高水平重复的情况已经开始出现,典型的肿瘤类药物目前在批、在审的超过100个,其中尤以传统蛋白激酶抑制剂药物替尼类为“重灾区”,总计17个品种96个厂家进行了申报,重复申报较多的多个品种超过了10个厂家申报。对此,杨大俊认为:“某种程度上替尼类的确存在申报数量上的爆发式增加,但国内真正在临床上做出差异、做出疗效的上市品种仍然很少。伊马替尼(格列卫)2001年全球上市,国内2002年上市,相比之下其他替尼类药物在全球上市后,国内上市往往要推迟2~5年;目前这类药物国内药企只有两家通过CFDA上市批准:浙江贝达的埃克替尼(2011年上市)和江苏恒瑞的阿帕替尼(2014年上市),真正能够进入临床的还是较少。”

“创新药物研发是为了解决目前临床上没有药物可治或常规药物治疗失败的临床难题, 创新药研发公司在新药上市前为药物开发投入了大量的研究成本,如果新药能够早点进入临床,一年可减少约100万的癌症死亡人数,企业也能够尽早获得市场回报。”对于掣肘国内新药上市速度这一问题,杨大俊认为最大的瓶颈依然是临床审批速度。“美国申请IND在30天内FDA会有回复,另外澳大利亚申报临床是采用备案制,但在中国做Ⅱ、Ⅲ期临床有一定优势,成本较低患者基数大;强调新药研发的全球化思维,企业研发体系需要将国内外的临床申报进行融合,IND选择在国外做,临床Ⅱ期返回中国做,临床Ⅲ期进行国际多中心的全球化思路,将大大提升药品研发进程和水平。”

核心价值围绕专利

事实上,在2015年8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中,已经可以看到这样的全球化研发思路:允许境外未上市新药经批准后在境内同步开展临床试验,并鼓励国内临床试验机构参与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符合要求的试验数据可在注册申请中使用。

此外,以国际化思路开展新药研发,不仅在于临床研究提速,更加核心的原因是新药的市场和目标本身必须全球化。杨大俊认为,目前中国能够做原创专利的国际化创新药物仍然较为困难,但我们仍然需要坚持突破创新,因为在全球范围内80%的药品市场在中国之外。

新药研发的核心价值链无疑是围绕专利。中国药品出口一直以原料药为主,恰恰原料药在医药产业价值链中最为低端;在原料药基础上做仿制药,国内一些企业已经通过这样的路径走出国门站上世界舞台;更进一步,在仿制药基础上进行Me-too和Me-better仿创结合的新药研发,便需要更深的产业基础积累;而最为困难的显然是专利药研发,也只有突破性创新才能真正站在医药价值链的最顶端。

四个维度审视好药潜力

“目前中国做原创新药还是比较少,最近十五年1.1类新药一共260多个,其中80%是Me-too,且这些药物大部分没有在临床上做出差异化;大家都清楚真正做原创新药的确是件很困难的事。”杨大俊坦言,新药研发是一项系统工程,周期长、投资大、风险高,但这种全球化的新药研发,从申请IND到最后上市,药物价值也在不断提升,因此国际化新药研发不一定非要从头走到尾,Ⅱ期和Ⅲ期临床费用虽然占据了新药研发的主要部分,但只是“从1到100”的规模化过程,只有早期的临床开发是“从0到1”,一旦验证具有临床疗效就可以进行商业转化。

“关键是要做出符合产品特点和差异化的新药,否则创新的质量不够高,竞争力自然不足,这样的产品想要走出国门就是难上加难。”杨大俊进一步表示,好的药物就是满足临床需求作为导向,如何评价药物具有“好药”潜力可以从四个维度审视:一是好的靶点,靶点和疾病间具有强关联,疗效具有差异性;二是有良好的成药性,良好的生物利用度和组织暴露,PK/PD预测以及PD标志物,安全风险及检测具有可控的风险与明显的获益;三是病人首选适应症具备科学依据,风险与获益分析明晰,病人能够基于生物标志物诊断选择;四是商业差异化的价值定位,是否可能成为标准治疗方案,是否具备市场准入、支付、关注度及个性化治疗潜力。


收藏此篇文章
MENET新媒体
扫一扫关注米内微信
电子报...
热门标签: